小行星

腐海無邊,回頭未見岸

褲子都脫了你就讓我看這個? by雨田君

適合睡前閱讀的短篇小萌文

文案
人♂妻攻X寫手受

內容標籤:
搜索關鍵字:主角:謝守,任棋 ┃ 配角: ┃ 其它:網文,溫馨



  謝守是基點文學網的寫手。
  他雖然算不上是什麼大神,但也出版過幾本書,也算是有點知名度。收入也還算可以,在S市這個二線城市買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雖然還有幾年房貸要還,不過比起那些還在啃老的青年來說,他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雖然說謝守還遠遠夠不上人生贏家這個標準,但是他的小日子至少還是過得挺舒坦順心的。
  但是最近,謝守感覺他的人生開始有那麼一點不舒坦不順心了。

  為什麼呢?
  很簡單——他,卡肉了。

  謝守身為一個三觀端正的寫手,他一直正直而又嚴謹的寫文,寫出來的東西也規規矩矩的,絕對不會被人跨省也絕對不會被人請去喝茶。但是在時下這種浮誇風氣渲染下,謝守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寫出來的東西漸漸開始不能滿足讀者了,於是乎讀者開始強烈要求謝守上肉。
  謝守的小說裡男主角女主角自然也是有感情交流的,只不過每次情到深處也只是親個小嘴,摸摸小手而已……
  原因很簡單,因為謝守他本人就是個魔法師啊!他連女孩子的小手都沒有摸過,根本就沒有什麼實踐經驗嘛。雖然說沒有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即使沒有真槍實彈的實踐經驗也有很多那種你懂的輔助教材,但是謝守縱觀了十幾G小黃片之後,還是……一個字也擠不出。

  所以就造成了以下這種情況,每每男女主角情到深處眼看就要情不自禁的時候……往往會發生各種神展開的事情來轉移話題!於是,本來已經隱約聞到肉香的讀者們只能擦掉眼角劃過的一滴淚水,惡狠狠的留言表示強烈譴責。

  【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1】
  【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2】
  ……
  【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10086】
  【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身份證號碼】

  簡直男默女淚!

  其實謝守也不想這樣的!每次他都已經下定決心要打破沙鍋寫到底了!可是每次他一打開word文檔就……軟了。
  看著靜靜的躺在C盤裡的十幾G小黃片,謝守默默的擦拭了一滴男兒淚。
  於是謝守長長的歎了一口氣,窩在了電腦椅上。

  他想,這樣下去不行。
  他不能辜負電腦裡那十幾G小黃片,他不能辜負編輯大人的栽培,他不能辜負讀者們的殷殷期盼!他不能讓他的讀者們覺得他是個連H都不敢寫的軟蛋!
  於是謝守握拳,打定主意——他要實踐!
  然後他思考了兩分鐘,他是個傳統的男孩子,不能隨便找個人來實踐,這樣不好,但是現在去找個女盆友,從普通盆友發展成男女盆友至少也得幾個月的時間吧,太浪費時間,這樣不好……

  謝守正糾結著,此時,一個人推門而入。
  “小守。”來人輕輕喊了一聲,見謝守一臉頹廢的把自己卷成了一個團,不由無奈的笑了笑道:“小守,你又不記得吃飯了。”
  謝守抬頭一看,見是自己的竹馬任棋,忽然就靈光一現了。
  眼前這個人,不正是一個絕好的諮詢物件嘛!。

  謝守和任棋從小一起長大,本來就是鄰居,感情也特別好,小時候總是玩在一起,之後小學中學也是一塊上的,後來更是考上了同一間大學,雖然畢業了之後兩個人各奔東西了。那之後謝守在一個小公司裡混了兩年後覺得很不自在,就辭職當了自由寫手,搬來了S市,沒想到任棋那時候也正好跳槽到S市某著名外企,還正好在謝守家對面買了一套房。於是闊別了兩年的兩人重新成為了鄰居。
  任棋長相身材沒得說,這幾年也混得不錯,想來應該交過不少女朋友……如果讓任棋口頭傳授下實踐經驗……按他們這二十幾年的交情,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吧。
  謝守摸了摸下巴,覺得這個辦法好,就這麼定了,他連忙站起來,正想開口,就被任棋按著肩膀按了下去。

  任棋拍了拍謝守的肩膀,用無奈的語氣說:“你啊,一忙起來就忘了吃飯,每次都是這樣,等會兒又要餓得胃痛了,坐著別動,我去給你做飯。”
  謝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頭,寫手都是這樣的啊……但是他還是乖乖的坐著沒動,說:“阿棋我想吃糖醋排骨。”任棋幾乎天天都過來給他做飯,他已經習慣了。唔,是無恥的命令任棋無恥得習慣了。
  任棋看著謝守無奈的笑了笑,說:“好。”然後伸手摸了摸謝守頭上亂糟糟的毛,轉身去給謝守做飯了。

  謝守家廚房正對著客廳,於是謝守便眼看著任棋進了廚房,熟練的繫上了印著美羊羊頭像的圍裙,那圍裙還是他們兩個一起去超市買花生油的時候送的呢,然後任棋從冰箱裡拿出來一些食材,這些食材當然不可能是謝守自己買的,任棋剛開始過來給謝守做飯的時候,每次打開謝守家冰箱都會發現裡面一無所有,所以後來任棋每次去買菜的時候都會多買一點,多的就全部塞到謝守家冰箱裡……雖然每每任棋下一次打開謝守家冰箱的時候,都會發現裡面的食材根本動都沒動過。

  謝守歪著頭看著廚房裡任棋忙碌的背影,心裡想,果然阿棋很人妻啊,又溫柔又賢慧又會做飯什麼的,如果阿棋是個女孩子就好了,那他一定會把阿棋娶回家的。
  青梅竹馬什麼的,聽上去就很萌呀。
  可惜阿棋是個男孩子。

  吃完飯之後,謝守揉著肚子又在沙發上癱成了一團。
  阿棋做的飯果然很好吃呢!

  看著任棋彎著腰收拾著碗筷,謝守有些不好意思的坐直了身子,正想幫任棋收拾,卻被任棋笑著拒絕了:“剛吃完飯別做運動,小守先休息一下吧。”
  謝守摸了摸頭,說:“也不是什麼劇烈運動,我來也沒關係啊……阿棋你就是太溫柔了,這樣以後小心老是被人佔便宜。”
  任棋笑了笑,眉眼彎彎的說:“我只對小守溫柔。”
  謝守笑嘻嘻的說:“你以後的媳婦會揍我的。”
  任棋又笑了笑,不再說什麼,端著碗碟進了廚房。。

  謝守揉著肚子站了起來,跟著進了廚房。
  “阿棋這麼賢慧,又溫柔又會做飯,以後嫁給你的女孩子肯定很幸福……啊,說著說著,我都有點嫉妒了呢。”
  站在任棋身後,謝守看著廚房窗戶外的天空,覺得非常的安心。
  任棋稍微比謝守高半個點,肩膀也比謝守略寬,這樣的差距,其實非常適合擁抱,任棋只要稍微低下頭就能把頭放在謝守的肩窩上,這樣的擁抱,應該非常契合吧。

  ……等等,他在想什麼啊。
  謝守搖了搖頭把奇怪的念頭甩出腦海,撐著下巴端詳起任棋的背影來。
  身為寫手的謝守,想了半天也只能擠出四個字來,清挺如竹。
  他覺得任棋的背影很好看,讓人覺得很安心。這樣想著想著,他就真的開始嫉妒起任棋將來的媳婦來了。
  然後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如果阿棋是個女孩子,那該多好啊。

  任棋很快就洗完了碗,擦了擦手,他看向一直心不在焉的謝守,溫聲問:“怎麼了?心情不好。”
  “不是,”謝守連忙搖搖頭,然後又遲疑的點了下頭,說:“也不算啦,但是有點煩心事。”
  “說來聽聽。”任棋挑了挑眉,解開圍裙,掛在牆上的掛鉤上。
  阿棋的手也很好看呢,即使經常做飯洗碗,但還是很白皙修長……謝守醞釀了下詞語,慢慢說:“讀者們都嫌棄我每次寫H都緊急刹車……可是我又……又不會寫H,所以,為了這件事情,我還挺煩惱的……”
  “如果你不想寫H的話,不必勉強自己,讀者怎麼想,是他們的事……你自己的心意才是最重要的。”任棋微微一笑,對著謝守說。
  謝守被任棋的笑容閃了閃,回過神來低下頭說:“我不是不想……只是不會啊。”
  “哦?那就是說,小守你其實是想寫H的。”任棋的聲音似乎微帶戲謔。
 
  謝守感覺臉無端熱了熱,低聲說:“身為一個敬業的寫手,我當然,不能辜負讀者的期望……”
  “呵,”任棋輕笑了下,然後說,“既然這樣,那你就去寫吧。”
  “可是,我不會寫啊……”謝守對了對手指。
  任棋微微一笑問:“小守是因為害羞而不會寫呢,還是因為沒有經驗所以不會寫呢?”
  謝守頓時臉紅了一大片。
  雖然他是個處男沒錯,但是這種事情不要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好嗎!
  於是謝守支支吾吾了一會兒,才破罐子破摔的炸毛:“沒、沒有經驗!討厭!你有經驗你來寫啊!你幫我寫啊!”

  看著謝守頭頂因為炸毛而豎起來的呆毛,任棋微微一笑,等謝守炸毛完畢,才溫聲道:“我也沒有經驗……”說完,他伸手摸了摸謝守毛茸茸的頭頂,壓下那根迎風搖曳的呆毛。
  “怎麼可能。”謝守狐疑的看著任棋,頭上的呆毛抖了抖。
  “嗯,那種事情,當然要和喜歡的人做……”任棋輕聲說。
  謝守呆呆的看著任棋,阿棋的意思是……他現在還沒有喜歡的人?還是,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但是對方一直沒有回應呢?

  “這樣吧,既然你這麼苦惱,我們來試一試好了。”任棋輕笑道,嘴角微勾起的弧度宛如有陽光在跳躍。

  “啥……”謝守有點呆滯,阿棋的話,是他想的那個意思麼?
  “你不是很苦惱怎麼寫H嗎?乾脆我們來試試看好了。”任棋如是笑著說。
  “這樣……不大好吧。”謝守頓了頓,臉紅了紅。他雖然不是基佬,但是並不反對同性戀。但是H什麼的,當然還是要和喜歡的人一起啊,雖然他現在並沒有心儀的物件,但是這麼隨便似乎有點不好吧……不過,如果對方是阿棋的話,好像,好像又沒什麼不行的……
  任棋摸了摸謝守的下巴,笑了笑,說:“有什麼不好?就是排練一下,找找感覺而已。”
  “當然不好,我們不能這麼隨便……”謝守臉愈發的紅,不過在聽到任棋後面那半句又呆住,半晌後,才弱弱的說:“排練?怎麼排練?”

  任棋微微一笑,什麼也沒有說,伸手抬起謝守的下巴,慢慢低下頭去。
  謝守感覺到有熱氣噴薄在自己臉上,大腦一時間有些缺氧,眼看著任棋的唇快要觸到自己的,下一刻任棋卻又偏過頭去,一隻手慢慢撫上他的腰。
  感覺,好像有哪裡不對……
  可是任棋明明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
  謝守眼神漸漸迷蒙,感覺到任棋將自己擁入懷中,對方的心跳有力……而又讓人安心。
  如果H的物件真的是對面這個人,好像也沒有什麼不行呢。

  謝守被任棋溫柔而又大力的壓在沙發上,眼神不由自主的對上任棋的眼神。
  自從戴上眼鏡後,謝守就再也沒有認真的看過一個人的眼睛,所以他從來不知道,原來他的竹馬看著他的時候,眼神那麼溫柔而又那麼偏執。

  任棋低下頭,鼻息宛如小羽毛般拂過謝守光潔的額頭。
  他微帶著濕意的手,遊走在謝守敏感的腰間。
  謝守有些尷尬,和自己的竹馬,為了研究H的正確寫法而模擬實踐,真的很奇怪,但是他又不想推開任棋。
  於是有些尷尬的謝守開始轉移話題:“阿棋,我不記得在哪裡看到過,科學證明,幼馴染什麼的,一般都不可能有結果呢……因為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因為彼此太過熟悉,反而長大之後只會對對方有親人一樣的感覺,不會轉變成情人呢。”
  任棋低頭在謝守唇角劃過,語帶笑意的說:“你說的那種情況是青梅竹馬,竹木竹馬可不一定哦……”
  謝守頓了頓,任棋繼續低笑說:“男人和女人會相愛大概是因為彼此不熟悉,所以他們相愛的過程就是慢慢摸索熟悉對方的過程,等到熟悉了彼此,大概那份愛就淡了……男人和男人就不一樣了,他們本身身體構造一模一樣,彼此十分熟悉,卻還是會愛上對方,這樣的話,那個太過熟悉而不會相愛的理論就不成立了吧。”

  謝守感覺任棋在自己的脖子上親親琢吻著,酥酥麻麻的,但是他並不反感。
  “怎麼樣?有感覺了嗎?”任棋輕笑低語。
  謝守迷迷糊糊的點了下頭,他有感覺了……但不是寫H文的感覺,而是身體上的感覺,於是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攀著任棋的肩膀。
  任棋輕笑著,低下頭在謝守脖頸處一路舔吻下來,雙手不斷遊走。
  謝守迷迷糊糊的回應著。

  所謂H,就是相愛的兩個人,情之所至,自然為之,不需要所謂排練,不需要醞釀。
  如此而已。

  謝守紅著臉推開任棋,一把坐起來說:“我找到感覺了!”
  任棋猛的被推開,看著謝守,頓了頓,半晌,才低啞的笑了聲。
  “那我去寫文了!”謝守轉過頭不看任棋,正想走起,卻忽然被人重新掀翻在沙發上。
  “……我也有感覺了,怎麼辦。”
  謝守臉紅的聽到耳邊傳來金屬扣打開的聲音,然後是窸窸窣窣的脫衣服的聲音。
  低啞的聲音傳來,宛如小羽毛般,輕撓著謝守心裡最柔軟的地方。
  “我褲子都脫了,你不能就給我看這個……”
  “我要看……我和你所有的未來……”

  ……

  謝守的小說留言區裡再次哀鴻遍野。
  【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全國基佬人數】
  【我說作者大人!怎麼又是這個男配!!!怎麼又是他!!!每次男主角和女主角快滾床單了都是這個男配攪和的!!!】
  【樓上+1這篇小說的真奧義該不會是攪基吧!】
  【褲子都脫了才不是為了看攪基呢!!!】
  【納尼?!!這居然是攪基小說?!!我的三觀被掰彎了!!!不過一旦接受這個設定,其實還蠻可愛的嘛】
  【樓上基佬退散!!!基佬神馬的,最討厭了!!!最討厭了!!!】
  【樓上不要這麼暴躁嘛~空山新雨後,不如攪基吧!天生我材必有用,不如一起攪基吧!】
  ……

  —THE END—

作者有話要說:
其實寫這個是因為之前看過考據黨考據青梅竹馬終成眷屬的不靠譜性。
我覺得,其實這種事情是不能以科學來驗證的,而且幼馴染什麼的真的很萌o(*////▽////*)o
竹馬竹馬神馬的~最萌了~

tag:短篇 雨田君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