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行星

腐海無邊,回頭未見岸

向河神獻祭的正確方式 by呂天逸

攻:白川
受:柳七

文案:
村裡選出一個少女去當河神的新娘。
柳七為了救人替少女去了河神廟,
河神一出現就被他暴揍了一頓。
河神哭唧唧地念咒發大水,
柳七抄起魚叉:你再念我叉死你!
河神大哭:我就是想娶個媳婦啊!
柳七拳頭捏得咔吧響:老子就是你媳婦,有種你就上。
河神頓時哭得更厲害了……【手動再見

賣萌小短篇,河神是攻!菜比小弱攻!

搜索關鍵字:主角:白川,柳七

首發: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32458

第一章

  01
  村裡的長老最近經常做噩夢。
  夢見村邊那條大河的河神要娶新娘,如果娶不到就要發大水。
  村裡人用抓鬮的方式選出一個少女,挑了個良辰吉日將哭哭啼啼的少女打扮成新娘的樣子,敲鑼打鼓地送到了河神廟。
  02
  新娘在河神廟滿心恐懼地等,等到的卻是一個同村的年輕人。
  這人名叫柳七,從小立志當個懲惡揚善的大俠,曾經和一個在村裡借宿的高人學過幾招,村裡誰也打不過他。
  柳七給新娘子拿了乾糧和衣服,讓她去石頭後面換上衣服趕緊逃命去。
  新娘子不敢走,哭得不行:娶不到新娘子,河神會把村子淹了的。
  柳七把拳頭捏得■吧響:什麼狗屁河神,真敢出來我揍死他。
  03
  新娘子跑了,柳七把喜服往自己身上一披,手裡握著柄魚叉等河神。
  不一會兒,河水沸騰似的開始翻涌,水分向兩邊,在河底辟出一條滴水不沾的道路,一個身著喜服的男子從水底走上來,面容俊美非常,喜氣洋洋的。
  柳七:你就是河神?
  河神拱了拱手:在下白川。
  柳七掂了掂魚叉:我叫柳七。
  白川一臉嚮往,踮著腳朝柳七身後小心翼翼地張望:咳……新娘子呢?
  柳七指了指自己:就是老子。
  白川揉了揉眼睛:……是在下瞎了嗎,你好像是男的。
  柳七:誰規定男的不能當新娘?
  白川文縐縐地咬文嚼字:新娘新娘的,當然是女子,如果是男子,那是新爹。
  柳七:我就是你新爹。
  白川:……
  04
  白川將柳七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臉不高興:我不幹,我要新娘子。
  柳七不耐煩:說了就是我。
  白川氣鼓鼓地念咒:我要發大水了,把你們村淹掉,哼。
  於是柳七抄起魚叉把白川揍了一頓。
  05
  穿著喜服的白川淚流滿面,狼狽不堪地趴在地上。
  腦袋上一個大包,很疼,膝蓋也磕破了,心如死灰。
  柳七惡霸一樣坐在他身上,用魚叉的尖頭抵住白川的脖子,威脅道:敢淹我們村我就叉死你。
  白川眨巴眨巴眼睛,一扁嘴,哭了:我孤家寡人這麼多年,好不容易修成河神,就想娶個媳婦……嗚……我又不吃人……
  柳七嘖了一聲:要說多少遍,我就是你媳婦,有種你就上,沒種就老實趴著。
  白川哭得更厲害了:你欺負我!我要變形了!
  柳七:還變形,給你能的,你咋不上天呢?
  話音剛落,白川身子猛地一抖,化作一道閃光消失在空中。
  頃刻間,風雲變色,暴雨傾盆,一條銀白蛟龍遨遊在天地間。
  柳七目瞪口呆:還真上天。
  然而這話剛說完,白川重又化成人形氣喘吁吁地癱在地上:好累好累。
  柳七:……
  白川抹了把汗,厚道地笑了笑:剛修成龍身,法力還不太行,只能維持一小會兒。
  於是柳七再次抄起魚叉把河神按倒在地。
  06
  白川沒辦法,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了,而且按照妖怪樸素的思維,有一個總比沒有強。
  於是白川把柳七帶回河底。
  進了白川法術製造的結界後,柳七在河底可以行動自如,能喘氣,能走路,像在地上一樣。
  白川整了整衣服,正襟危坐,試圖重振夫綱:你雖然是男的,但是既然名義上是我的新娘,就得聽夫君的話。
  柳七漫不經心地哦了一聲,好奇地四處張望,河底景色瑰麗,濃碧如絲的河水輕輕擊打在透明的結界上,淡如蛛絲的天光灑在河底,周圍的水族來來去去,吐出細碎閃爍的氣泡,晶晶亮亮,成串飄向水面,河底的老蚌張開厚重的殼,圓潤珍珠散出暖融的光。
  白川跺腳:你聽見沒啊?
  柳七回過神,揉揉肚子:我餓了。
  白川氣得直磨牙,招了幾個皮皮蝦和河蟹過來,讓它們給柳七弄吃的。
  柳七苦著臉看著盤子裡的生魚:這玩意兒能吃?
  白川翻白眼:我都吃幾百年了。
  柳七臉上寫滿憐憫:這裡能生火嗎?我烤著吃。
  白川:當然不能。
  柳七肚子咕咕叫:那這地方我待不了,我要回去。
  白川:好啊,你快走,我再給他們託夢要個新娘子。
  柳七拽住河神的衣領子:美的你,跟我一起走。
  07
  白川急得大叫:你鬆手!你太粗暴了!我不跟你走!
  柳七拖著他往上游:俗話說得好,娶雞隨雞,娶狗隨狗。
  白川認真:不對不對,這句話好像不是那麼說的。
  柳七霸道:就是這麼說的,當心我揍你。
  白川氣得在水裡直蹬腿。
  08
  本著為民除害的美好願望,柳七強行把河神扛回家,往炕上一扔。
  白川哭得像個被強搶的小姑娘。
  柳七拍拍手:好好待著,我弄口吃的去。
  白川鄙夷:你們能有什麼好吃的。
  不一會兒,柳七弄了兩個家常菜,西紅柿炒蛋,青菜炒臘肉,還有一大碗魚湯。
  白川吸了吸鼻子,沒等柳七叫,自己顛顛地到桌邊坐下,端著大碗喝魚湯,就著西紅柿炒蛋吃了兩碗大米飯,又把青菜和臘肉一掃而空,吃得嘴巴油汪汪的。柳七端著個空碗,目瞪口呆地看著斯文俊秀的河神像餓死鬼投胎似的狼吞虎咽。
  一桌飯菜全進了白川的肚子,柳七好笑地問:好吃嗎?
  白川擦了擦嘴,正襟危坐:一般。
  柳七:哦。
  白川期期艾艾地舔舔嘴脣,小聲問:還有嗎?
  柳七懶洋洋的:沒吃飽?我給你弄條生魚自己啃吧。
  白川小心翼翼地碰碰柳七:……你再做點唄。
  柳七白了他一眼:出息。
  09
  於是柳七又去廚房下了兩大碗麵條,打了兩隻雞蛋,切了幾片熟牛肉鋪上。
  白川吃得噴香,把湯全喝了,眼珠子不住地往柳七碗裡瞟。
  柳七無奈:你也太能吃了。
  白川臉紅:吃了幾百年生魚了,好不容易嘗個新鮮,再說了,我可是龍啊,肯定吃得多一點……
  柳七扶額頭:完了,我養不起你。
  白川在衣服掏掏,拿出一顆夜明珠給柳七:這個挺值錢的吧。
  柳七:……
  白川:我存了好多呢,你要的話我回河底拿些,管夠。
  柳七一抹嘴,拍拍白川的肩膀:等著,我給你殺隻雞,紅燒著吃。
  白川幸福地趴在桌子上等,眼中寫滿了對食物的渴望。

第二章

  10
  這天晚上睡覺的時候,白川又被柳七揍了。
  因為他偷偷摸柳七的屁股,摸完還好死不死地掐了一把。
  柳七把白川臉朝下架在自己腿上,啪啪打屁股,打一下惡狠狠地問一句:以後還摸不?
  白川哭得撕心裂肺:不是成親了嗎為什麼不讓洞房啊?
  柳七有點臉紅:我不喜歡男人。
  白川哭喪著臉:我也不喜歡啊。
  柳七:那你還摸個屁!
  白川委屈得不行:總是要洞房的啊,就算不喜歡也湊合一下,難道還能擼一輩子啊?
  柳七:能啊,擼唄。
  白川癱倒在床,一臉生無可戀:我不想活了。
  柳七冷漠:哦。
  白川咽了口口水:但是如果你現在給我烙兩張肉餅,我還可以再堅持活幾天。
  柳七蓋被準備睡覺:不烙。
  白川不死心,壓到柳七身上討好道:那煎幾個荷包蛋也行,我能堅持活到明天吃早飯。
  柳七一臉誠懇:你還是去死吧。
  又餓又饞的河神大人氣憤地遛到廚房,一雙眼睛餓得錚亮錚亮的,四處翻箱倒櫃,好不容易找到幾個冷饅頭,又翻出一壇辣椒醬,滿足地蘸著吃了起來。
  柳七親手做的辣椒醬真是特別好吃,一旦吃上了根本停不下來。
  如果有現烙的熱氣騰騰的肉餅就更好了,河神大人邊猛灌涼水解辣邊心酸地想,新過門的媳婦根本就不愛自己。
  11
  早晨,柳七驚悚地發現廚房存著用來炒菜的整整一壇辣椒醬全沒了。
  白川捂著肚子從茅廁回來,神情痛苦地自言自語:嘶……好疼好疼,吃進去的時候辣,出來更辣。
  柳七指指空罈子:你偷吃的?
  白川正直地譴責柳七:我堂堂河神,怎麼會偷凡人的辣椒醬吃?不要血口噴人。
  柳七幽幽道:我告訴你這裡原來裝著辣椒醬了嗎?
  白川心虛地往門外蹭。
  柳七一把把他拎了起來:想跑?
  白川雙腳懸空扭來扭去:你不許再打我了,你這是大不敬,我好歹也是條龍,當心我去天庭告狀……
  柳七好笑:還告狀,你不嫌丟臉?
  白川熱淚盈眶:嫌。
  柳七把人拎進屋裡扔到床上按倒:躺好了。
  白川面露喜色:這光天化日的你說你,嘻嘻嘻……對了,我要在上面的,不然容易辣著你。
  柳七神情複雜,抬手彈了他一個腦瓜■兒:上個屁,我給你揉揉肚子。
  白川有點小失望:喔。
  柳七的手輕輕覆在白川肚子上揉了起來,揉了幾圈裡面開始咕嚕咕嚕地響,白川面紅耳赤地推開他下地:我還要去茅廁。
  柳七淡定道:都排出來就好了。
  白川臉更紅了:什麼排不排的,粗俗。
  柳七:……快去。
  12
  因為肚子辣壞了,白川這幾天只能吃些白粥青菜。
  白川咬著筷子頭,嫉妒地看著柳七啃雞腿,口水滴在衣服上而渾然不覺。
  柳七恨鐵不成鋼地看著他:你瞅瞅你這點兒出息。
  白川嚶嚶地哭泣:我都吃了三天青菜了。
  柳七■嚓掰下一個雞翅:誰讓你肚子沒好利索。
  白川悲痛欲絕,一路小跑出了屋子就上天了。
  柳七糾結地看著遨遊在天際的小白龍,拔足朝他的方向追了過去。
  13
  白川維持了一會兒龍身,法力快不夠了,見四野無人,便落在地上。
  柳七沒追上來,白川小心翼翼地從貼身小包裹裡取出一小顆珍珠,然後用私塾裡的小學童放學回家的那種愉快步法一跳一顛地去買燒雞。
  賣燒雞的老闆娘樂呵呵地打量著白川:這位小哥兒來點什麼?
  白川垂涎三尺:來一隻燒雞,再單獨包兩隻雞腿,要肥肥的。
  老闆娘一邊用油紙包東西,一邊問:小哥兒看著面生,不是我們村的吧?
  白川沉浸在雞腿的香味中無法自拔:我是河神。
  老闆娘:……
  14
  買完了燒雞,白川興致勃勃地打開油紙,嘴脣剛碰上雞腿油汪汪的皮,就嗖地一下被人奪走了。
  柳七氣喘吁吁地出現在他面前:我追你追得……快斷氣了……你少吃一口……會死啊!
  白川紅著眼圈舔了舔嘴脣上的油:好香。
  柳七:……
  白川垂頭喪氣地往家走,整個人就是大寫的悲傷二字。
  柳七倒抽了口冷氣,實在看不下去,遞過去一隻雞腿:吃吧。
  白川扁著嘴:不吃了,我是堂堂河神,要有骨氣。
  柳七沉默不語,把雞腿往白川嘴邊一貼。
  白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低頭就是啊嗚一口,連雞骨頭都咬斷了。
  柳七:骨氣呢?
  白川大口嚼著,並不說話。
  柳七拍拍他的頭:明天肚子徹底不痛了的話,我給你做一大桌好吃的。
  白川用腦袋蹭他的手:嗯!
  15
  第二天晚上,白川心滿意足地吃了一頓大餐。
  好幾天沒正經吃飯了,白川心情大好,兩隻桃花眼幸福地彎了起來,腮幫子鼓鼓的,一嘴油。
  柳七早就吃完了,坐在桌邊看著白川吃。
  白川滿懷感激地看著他:真好吃,太好吃了。
  柳七給他夾了一塊排骨:吃這塊,肉多。
  白川由衷地讚美:你這個媳婦,真好。
  柳七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噗地樂了出來,伸手掐了掐白川鼓囊囊的臉蛋:知道我好就行。
  白川狂點頭:嗯。
  柳七沉默了片刻,突然問:你還想要別的新娘子嗎?
  白川大力搖頭:不要不要,兩個媳婦給我做飯我吃不過來的。
  柳七楞了一下,哈哈大笑:你就知道吃!
  白川:嘿嘿。
  16
  等白川吃完了,柳七收拾出一大盆油膩的碗啊盤的,放在井邊招呼白川:來洗。
  白川一揮手,井裡的水沖天而起,像條水龍一樣注入大盆裡,隨即仿佛有生命般自動滾動起來,將髒東西從碗盤上衝刷下去。白川在旁邊看著,時不時動動手指指揮一下水流。
  柳七見怪不怪,又端出一盆髒衣服放在旁邊:這些也洗了。
  白川賢惠地哎了一聲,又分出一股水流洗衣服。
  柳七:把地也弄乾淨。
  白川:好■。
  柳七打了個哈欠,回床上歇息去了。

第三章

  17
  柳七在廚房忙活,同時看著三個鍋,又忙又熱,一腦袋汗。
  白川非常狗腿地拿著個大扇子追著柳七扇,拿出帕子幫他擦汗,還不時讚嘆道:小七辛苦了,小七真能幹。
  柳七輕哼:知道就好。
  白川揉肚子:扇扇子好累,我都扇餓了。
  柳七白了他一眼:還想吃點什麼?再給你加一道油燜蝦?
  白川眼中充滿了燦爛的渴望:好!
  柳七一攤手:給我弄點蝦。
  白川道了聲好■,袖子一抖,一大堆活蹦亂跳的河鮮■裡啪啦地從他袖子裡掉出來落到地上。
  柳七忙叫了聲夠了,蹲在地上拿個小盆兒挑蝦,剩下的魚和蟹子裝在簍裡留著下頓吃。
  白川欣慰:媳婦真會過日子。
  柳七:……
  18
  這天一大早,白川拿了本食譜,指著上面的佛跳墻,巴結著柳七說要吃。
  柳七好笑地看他,心想河神若是有條尾巴,這會兒怕是早就搖起來了,於是應道:給你做就是了,不過我也沒做過,不好吃也怪不得我。
  白川開心得摟著柳七直撒歡,蹭來蹭去的,柳七啪地拍開他不老實的手,紅著臉問:想挨揍?
  白川連連搖頭:不想不想。
  說著低頭照著菜譜從袖子裡往外掏各種魚鱉蝦貝。
  柳七翻箱倒櫃地找了個不用的酒罈子,準備待會兒煲湯用。
  晚上,煲了一天的佛跳墻散髮出醇厚濃郁的香味,白川興高采烈地圍著罈子打轉,搓著手道:好香好香。
  然而柳七卻一臉陰沉,將其它的幾個菜盛了出來擺在桌上,淡淡道了句:吃。
  白川指指罈子:這個呢?
  柳七冷著臉:還得燉。
  白川盯著他看了會兒,奇怪道:小七今天好像不高興。
  柳七搖搖頭:沒事。
  白川:真沒事?
  柳七:嗯。
  於是白川愉快地大吃特吃起來。
  柳七好氣又好笑地瞪他,然而白川並沒看見:……
  19
  原來今天柳七去集市上買菜的時候聽說被自己救下的姑娘逃跑的事被人發現了,現在消息已經在村子裡傳開了,據說有人在鎮上見到了她。
  沒人知道是柳七把姑娘救下的,村民都怕新娘子擅自跑了會惹得河神發怒,發水淹了村子,於是再次抓鬮選了個姑娘出來。
  柳七回憶著白天聽見的消息,嘴裡的東西根本吃不出味道來,心裡亂七八糟的,終於忍不住試探著問了白川一句:村子裡又給你選了個新娘,你知道嗎?
  白川埋頭苦吃,沒顧得上多想,隨口問了句:真的呀?好看嗎?
  柳七怔了怔,心裡不是滋味,冷笑了聲道:你自己看看去啊,今晚送到河神廟。
  白川傻傻地應道:好啊。
  柳七暴怒地一拍桌子,瞬間就奪走了白川的筷子,吼道:要去快去!
  白川無辜地看著自己的筷子,問:你著什麼急,要去也是吃完再去。
  柳七二話不說,把白川扛在肩上就走,出了院門往地上一扔,拍了拍手冷冷道:去看吧,不送。
  白川傻兮兮地看著柳七把院門摔上,拍拍屁股上的土,走過去小心翼翼地敲門:小七小七,你開門。
  柳七:滾蛋,看你新娘子去。
  白川嘿嘿一笑:你是不是那個……吃醋了?
  柳七恨得牙癢癢,簡直想把白川拎進來暴打一頓屁股:吃你的醋?我還不如吃屎。
  白川沮喪得要命:……我方才光顧著吃,亂說的,我不要別的新娘子,我就要你。
  柳七恨鐵不成鋼: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給我在外面反省一個時辰再進來!
  白川悶悶地應了一聲,可憐巴巴地蹲在墻角,抻著脖子聞著屋裡飄出來的飯菜香味,等了會兒,又不放心地扯著嗓子喊了句:就一個時辰,不能再多啦!我就在這等著!
  20
  柳七進屋子裡等了一會兒,對著一桌子菜坐立不安,想著還是把白川放進來好了,那個傻子飯吃到一半就被攆出去,不難受死才怪,然而一開院門,外面空無一人。
  柳七大聲喊:白川!白川?
  沒人回應。
  柳七盯著家門口空空的小路發了會兒呆,沉默地關上門回了屋子,把桌上剩的飯菜全倒了,裹著衣服倒在床上,一會兒往左滾滾,一會兒往右滾滾,一會兒伸著兩條腿亂蹬,鬧騰了好一會兒,才解氣似的罵了句:媽的,以後沒人和老子搶床了,真爽。
  過了一會兒,柳七又去廚房,掀開煲著佛跳墻的罈子蓋,用厚布疊著端起罈子正想倒掉,猶豫了一下還是放下,拿起筷子夾了一小塊放進嘴裡,自言自語道:真好吃,我都覺得好吃……哼,讓你看新娘子,吃不著了吧,他爺爺的,饞死你。
  說著,一滴眼淚掉進罈子,落在那金黃醇厚的湯汁裡面,微弱的嘀嗒一聲。

第四章

  21
  柳七正難受著,突然聽見外面一陣喧鬧。
  他抹了把眼睛跑出去。
  村子裡的人都跑出來看熱鬧了,遠遠的,白川抱著一個新娘打扮的少女走過來,少女全身濕透,面色蒼白,雙眼緊閉。
  少女的家人失聲痛哭起來。
  白川:她沒事,只是昏過去了。
  有人開始質問白川為何將獻給河神的祭品救回來。
  白川冷冷地四下掃了一圈,道:我就是河神,我託夢要的是新娘,不是死人,誰讓你們把人扔進河裡的?
  村民們紛紛表示:切,你這小樣兒還河神,給你能的。
  白川把昏迷的少女交給她的家人。
  伴著一聲清越龍吟白川再次化身為龍,沖天而起,一身銀白鱗片在月色輝映下熒然有光,一場驟雨突如其來,又倏忽而去。待村人們反應過來時,天際的巨龍已經重新化作了那個俊秀斯文的年輕人。
  白川的眼睛在人群中搜尋著柳七的身影,鄭重道:以後我不託夢嚇你們,你們也別給我送新娘了,我已經娶到了,我可喜歡他了。而且你們再送,他要生氣的,他生氣了就會把我扛起來丟到地上,不讓進門,也不給飯吃。
  人群中的柳七半是甜蜜半是崩潰地扶著額頭:……
  白川穿過或驚慌或震驚或呆若木雞的眾人,徑直走到柳七面前,小心翼翼地拽了拽他的袖子,討好道:一個時辰到了,放我回家唄。
  柳七臉紅得快爆炸,輕斥了句閉嘴,隨即一把攥住白川的手腕,帶著他往家的方向飛跑起來。
  22
  帶白川進了家門,柳七靠著墻直喘粗氣,心臟撲通撲通,狂跳不止。
  如果他沒聽錯的話,白川方才那算是,當眾表白?
  白川眨眨眼睛,又長又密的睫毛忽扇忽扇的:小七,你才跑這麼點兒路,怎麼就喘成這樣,又臉紅。
  柳七斜了他一眼:你懂個屁。
  白川關切道:是不是腎虛?
  柳七的一腔柔情頓時化為烏有:虛個屁,再說我揍你。
  白川不敢說話了。
  柳七平復了一下情緒,酸溜溜地問道:你還真去看新娘子了?
  白川慌忙搖頭擺手:不是,你把我扔出去之後我一直在門口坐著,後來路過兩個人,我聽他們說這次那些人為了不讓新娘子再逃跑,要直接把她手腳捆起來扔進河裡淹死,我就趕快去救人了,真不是想看新娘子。
  柳七怔了怔,低低哦了一聲,隔了一會兒又道:還好人沒事。
  白川見他面上仍是淡淡的沒表情,討好地貼過去道:不過新娘子我也順便看了,沒你好看。
  柳七不好意思地推開他:你怎麼拿我和姑娘比。
  白川認真道:不光是姑娘,所有人都沒你好看。
  柳七擺手:好了,別說了。
  白川孜孜不倦地表白:我可喜歡你了。
  柳七臉紅得冒煙,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從來沒喜歡過人,雖然性子粗獷但在這件事上靦腆得要命,於是乾脆轉過身子背對著白川,低聲道:我知道了。
  白川嗖地繞到他面前,發現新大陸一樣:哎呀!你臉好紅!
  柳七崩潰地轉回去。
  白川又跟著過去:你也喜歡我吧?
  柳七再轉:閉嘴!
  白川也轉:你別轉了,我頭暈。
  柳七繼續轉:我管你。
  白川繞過去,一把抱住柳七,低頭生澀地親住他,兩個人都是第一次接吻,牙齒磕牙齒,笨拙得不行,親了一會兒,白川也臉紅了。
  柳七抹了把嘴,強行裝生氣:你、你是不是……找打?
  白川慌忙鬆開,舉手投降:別打。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柳七心跳如鼓,看著白川那張俊俏的臉蛋上一股掩飾不住的二缺傻氣,柳七就著急。於是也不知是哪來的勇氣,他一把拽住白川的領子拉向自己,嘴巴狠狠碾上白川的薄脣。一吻終了,柳七霸氣十足地宣布:從今以後老子就真的是你媳婦了,你只準喜歡老子一個,再敢亂看別人腿打折!
  白川猛力搖頭:不看不看!死也不看!
  柳七滿意地哼了一聲,搓了搓滾燙的臉,往廚房走:佛跳墻煲好了,我給你端來。
  白川沉默了一會兒,突然追上去從後面抱住柳七:等一下。
  柳七驚悚:我是見鬼了嗎,你居然能在吃東西前等一下。
  白川幽怨地看著他:……
  柳七:你要幹什麼?
  白川蹭蹭他的脖子:我帶你上天呀?
  柳七:不上,你自己上。
  白川:我說真的,我變成龍,你騎著我,我帶你飛……我方才惹你生氣了,我想哄哄你。
  柳七委婉地表示拒絕:別了,就你變龍那兩下子,我數十個數你就掉下來了,還帶我上天呢,上西天吧。
  白川急了:我現在能變好久呢!
  柳七怪道:真的假的?你修煉了幾百年也就能變十個數,這才幾天,就能變很久了?
  白川欣喜地點頭:對啊,我也覺得奇怪,可能是你喂得好。
  柳七頓時感覺自己其實是養了個大寵物:……
  白川興高采烈地拉著柳七往外走:走走走,媳婦,我帶你上天。  

第五章

  23
  白川帶柳七來到屋外,蹲下身道:上來,讓我背著你。
  柳七便趴在白川背上。
  一瞬間,白川身形暴漲,柳七隻感覺自己似乎猛地原地拔高了幾十丈,再一低頭時,熟悉的小村子已經整個落在身下,變成小小的,精巧的縮影,白川的龍身近看幾乎巨大得不可思議,龍鱗銀白勝雪,一片片堅硬光滑,月華星輝游走在鱗甲鋒銳的邊緣,分割出冷冷的光。
  如同一場最瑰麗瘋狂的夢境,白川載著柳七,扶搖直上,迅疾如電,穿透流嵐與暮靄,將山川大澤遠遠甩在身後。雲霧化生的清涼水氣在猛烈的衝擊下破碎又聚合,不斷變幻形狀。少頃,一人一龍已升騰至雲層之上,通天徹地,乘奔御風。一輪圓月遙遙灑下清輝,漣漣如水的天光霜色落在不斷翻涌的暗翳雲朵之上,神異壯闊,有如另一個世界的海面。
  這時白川開口了,從這龐大身體裡發出的聲音依舊清亮動聽:小七?
  柳七從震撼中回過神來,忙應道:我在。
  白川舒了口氣:我飛起來就後悔了,怕你掉下去。
  柳七:……
  白川:但是飛到雲彩上看月亮,真好看,除了你別的人一定都沒看過。
  柳七將他的龍角握緊了些,心裡一陣激盪:沒錯,除了我估計也沒人騎過龍。
  白川驕傲:那是,除了你誰敢騎我?我翻個筋斗就摔死他。
  柳七笑著摸了摸白川的鱗片。
  這時一陣巨大的轟隆聲傳來,震得柳七幾乎抓不住龍角。
  柳七:打雷了?莫非要下雨?
  白川沉默了一下,道:是我肚子響。
  柳七也是服氣:……
  白川嚮往道:你看月亮,好像一張餅,也不知道是什麼餡兒的。
  柳七被逗樂了:月亮哪有餡兒?你那雙眼睛是不是看什麼都像吃的?
  白川撒嬌似的:媳婦,我飛得好餓啊。
  柳七哭笑不得:下去吧,我們吃好吃的。
  24
  白川載著柳七向下飛,離地面還有一點距離時白川變回人形,抱著柳七輕盈地落在地上。
  晚風靜謐溫柔,拂過耳畔。
  白川像個等待誇獎的小孩子,興高采烈地問柳七:怎麼樣,喜歡嗎?
  柳七發自肺腑地點點頭:喜歡。
  白川頓時一臉■瑟,恨不得長出一根尾巴翹到天上去:我以後沒事兒就帶你飛。
  柳七笑得眼睛彎彎的,很好看:行。
  白川看看柳七,欲言又止。
  柳七:你想說什麼?
  白川忙道:沒什麼。
  說完又繼續偷偷摸摸看柳七。
  柳七想了想:對了,你是想吃東西吧。
  白川低頭對了對手指:倒是也想吃東西。
  柳七聽著這話裡有話,便追問道:還有別的呢?
  白川裝成漫不經心地四處看來看去,含含糊糊地說了句什麼。
  柳七豎起耳朵:什麼?說清楚點。
  白川小心翼翼道:我們是不是……該洞房了?
  柳七臉一紅,凶巴巴道:你這個人,怎麼剛成親就要洞房,下不下流?
  白川面露窘色:那要成親多久才能洞房呀?
  柳七急步往屋裡走:不曉得,我以前又沒成過親。
  白川著急:不行,你告訴我,到底要多久?
  柳七趴到床上用被子將自己整個裹了起來,一絲縫兒都不露:不告訴你。
  白川跟過去往被窩裡鑽:小七你是不是欺負我不懂你們的規矩?
  柳七使勁把白川往外推:你別進來!
  白川伸手呵他的癢癢,柳七笑了起來,不甘示弱地反擊回去,兩個人在床上又笑又鬧滾成一團,柳七原本就是氣血方剛的年紀,對方又是自己的意中人,再加上白川那雙不老實的手到處亂碰,廝磨間便漸漸有了反應。
  白川紅著臉在柳七身上摸了把,明知故問道:怎麼弄?
  柳七慌得不行:你別碰!下流!
  白川一手去解柳七的衣服,撅著嘴一臉不高興:就碰!就碰就下流!
  柳七平日裡的痞氣也不知道哪去了,在床上害羞得像個大姑娘似的,一開始還故意惡聲惡氣地吼白川兩句,叫他別動手動腳的,結果白川委委屈屈地眨巴了兩下大眼睛問了句:你對我這麼凶,是不是心裡其實不喜歡我?
  柳七立刻被打回原形,毫無底氣地囁嚅道:喜歡的……
  白川撲到柳七懷裡亂蹭了一通,柔聲道:小七,媳婦,聽話。
  白川清亮好聽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柳七瞬間就沒了抵抗力,心裡一片糊塗,面紅耳赤地任白川為所欲為,白川對他無比耐心溫柔,開始的不適與羞恥慢慢被纏綿的情熱焚燒殆盡,小小的屋子裡春意漸濃,溫存的低語淺吟像撩人的火,一絲一縷,燃了滿室。
  25
  經了人事後,食髓知味的柳七天天沒完沒了地纏著白川,坦誠相見過幾次柳七也拋開了起初的青澀靦腆,越來越放得開了。
  這天白川在院子裡刷碗洗衣服,柳七坐在房檐下懶洋洋地吹著風,眼睛在白川勁瘦柔韌的腰肢上轉了幾圈,便按捺不住地走過去,土匪似的把白川大頭朝下往肩上一扛。白川嚇了一跳,水流失去了法術的控制,噴濺四散,淋了二人一身。
  白川不滿:小七你看你!
  柳七拍拍他屁股:衣服濕就濕了,反正待會兒也得脫。
  白川扭來扭去表示抗議:你又來!我不行,我累了!
  柳七把人往床上一摜,壓了上去,勾勾白川的下巴道:你躺著就行,我自己動。
  白川鼓著腮幫子:那也不行,我都要被你榨乾了!
  柳七不滿地捏了一把白川的腰:天天給你做好吃的,都吃哪去了?一天三次就榨乾了?
  白川驚悚地瞪大眼睛:三次還少!
  柳七一本正經:龍性本淫,你究竟是不是龍?
  白川欲哭無淚,躺平裝死。
  柳七親親他的臉:別裝睡,不然我們換換?
  白川狂搖頭:不要!
  柳七看白川那個小慫樣兒就想樂,他試過幾次想和白川換一下角色,但是每次真刀真槍地到了關鍵時刻白川就哭唧唧哭唧唧,結果每次柳七不僅要半途而廢還得抱著白川哄半天,次數多了就乾脆死了這條心,反正在下面也一樣體會得到床笫之歡。
  半個時辰後,白川扶著腰從屋裡走出來,繼續洗碗洗衣服。
  柳七春光滿面地跟在後面,顯然是吃飽了。
  白川哼哼唧唧:腰酸。
  柳七:晚上給你做爆腰花,烤牛鞭,好好補一補。
  白川一聽到吃的就眼睛放光:好啊。
  柳七寵溺地敲敲他腦殼:出息。
  26
  白川吐了吐舌頭,柳七轉身進廚房準備晚上的飯,不一會兒,炊煙裊裊升起,融進初夏暖融的夕陽中,一派煙火人間的安寧和滿。
  這個夏天還漫長,院子後的槐花開了滿樹,揉進面裡隨手就起上一鍋香噴噴的槐花餅,櫻桃正紅艷,荔枝剔透如冰,滿樹的桃啊杏啊任君采擷,吃得膩了摘上兩隻爽口黃枇,吃罷了夏便是秋。飽滿滾圓的慄子,要蒸要炒都有道理,還有那河裡的螃蟹存了一夏的肥美鮮香,河神甩甩袖子,就■裡啪啦掉了一地,蟹膏蟹黃肥膘末,黃酒高湯胡椒粉,雜七雜八釀出一壇禿黃油,勾得嘴饞的河神天天半夜往廚房跑。待到凜冬的嚴寒封凍了河水,還有紅得耀眼,甜到粘牙的冰糖葫蘆,買上兩串不顧冷風■■■■地吃著,回家一開門就嗅到滿腔火熱滾燙的羊肉香,那爛熟醇美的燉肉一路飄香,飄走了冬,飄來了春,又是食材豐美,萬物復甦,悶了一冬天的小河神拉著媳婦到處逛吃逛吃,暖和明媚的春光,柔柔地漾了滿身……
  年復一年,浮生悠然。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啊啊啊啊啊完結了撒花花~~~~
謝謝小夥伴們的喜歡(??3?)?~~~【鞠躬
仍然要求一發專欄收藏~_(:3」∠)_關注

tag: 短篇 睡前閱讀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