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行星

腐海無邊,回頭未見岸

H上仙與小黑龍的故事 by梳楹

又是一篇巨萌文!!!這個作者的小萌文都看了各種心癢癢啊
最後的十世各種神展開但也超萌(ノ)’∀`(ヾ)


攻:小黑龍 腹黑年下攻
受:H上仙 高冷面攤對稱強迫症受

【文案】

從前,有一個對稱強迫症重度患者的上仙,養了一顆像球一樣圓潤的蛋。

H上仙:我把你當蛋,你特麼卻想上我?
內容標籤: 仙俠修真 年下

搜索關鍵字:主角:H上仙,小黑龍 │ 配角: │ 其它:

首發: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718435
  H上仙有個不為人知的小癖好,就是對稱強迫症重度患者。

  仙居所有東西都對稱擺放,連侍從都要求梳中分,穿對襟,五官端正。為此還氣跑了不少熱愛時尚的侍從。

  因此,在天帝號召大家一起研究仙胎時,他全程盯著那個白白嫩嫩但是左邊弧度比右邊弧度大了幾釐米的蛋,蹙眉不語。

  天帝發表了一通要保護世界和平的講話,說,「那麼問題來了,誰來養仙胎?」

  眾仙沉默不語。孵蛋這種技術活,不約,不想約。

  天帝四處望瞭望,最後目光落在了H上仙的身上,說,「既然愛卿對仙胎這麼關心,不如就由你來養吧。」


  H上仙把白白嫩嫩但嚴重不對稱的蛋抱回家的時候,心裡是很焦躁的。

  他對著蛋忍不住喃喃自語,「你為什麼就不能長的圓一點呢?」

  哪怕是正常的橢圓也好啊。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每天抱著它睡覺,一個月之後他再仔細觀察發現蛋居然真的有越長越圓的趨勢。

  不愧是仙胎,就是有悟性。

  就這樣,蛋越來越圓,漸漸的H上仙去哪兒都會抱著它,連宣傳部每年更新的眾仙畫像裡,H上仙手上都加上了一顆蛋,圓潤得像顆球。


  終於,在孵了三年之後,仙胎出來了。

  破殼而出的,是一條黑色的小龍。小龍睜開濕漉漉的雙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H上仙皺得弧度都相同的眉毛。

  H上仙:怎麼一隻是單眼皮,一隻是雙眼皮?

  小龍感覺快哭了,朦朦的大眼睛盯著他,張口,紫色的火焰把他的眉毛燒焦了。

  還小心翼翼地燒得很對稱。


  H上仙去天帝那裡匯報了一下,雖然有點捨不得,但畢竟是天庭都重視的仙胎,他覺得生出來了就該還回去。

  沒想到天帝語重心長地說,「愛卿司公正,乃天地正氣彙集之處,最適合教導仙胎,所以他就繼續交給你吧。」

  H上仙:「哦。」

  然後回去摸了摸小黑龍漂亮對稱的小犄角,想了想道:「以後就叫你圓圓吧。」


  圓圓的成長速度十分快,才幾個月就從手臂大小變成了半人高。H上仙很滿意。

  當然,更讓他滿意的是小黑龍的眼睛也都變成了雙眼皮。


  圓圓還沒化形,不會說話,每次餓了也不哭,而是會用嘴輕輕扯H上仙的衣角,左邊三下,右邊三下,然後用他又圓又亮又對稱的眼睛靜靜地看著他。

  H上仙表面風輕雲淡,內心萌的肝疼,更滿意了。


  如此過了三百年,圓圓已經長成了三層樓高的小黑龍,但平時都喜歡縮小成膝蓋高的大小,圍著H上仙團團轉。宣傳部H上仙的畫像也從捧著一顆球,變成了抱著一隻黑漆漆的小龍。

  天帝幾百年來串一次門,就見到H上仙修理房子,東邊挖個角,西邊也挖個角,北邊填個坑,南邊也填個坑,仙術光影交錯,舉手投足灑脫無比;而圓圓就跟在後面把他丟下來的邊角料用嘴和爪子堆成一個特別漂亮整齊的圓,尾巴搖得可開心。


  天帝有點心塞,把H上仙叫來談話。

  天帝:「讓你養孩子不是養寵物。」

  H上仙:「我天天給他唸法條讓他看仙界新聞聯播。」

  天帝:「聽說你常常帶他下界遊玩。」

  H上仙:「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天帝:「那他為什麼還不能化形?」

  H上仙:「你一千歲化形,他才三百歲。」

  天帝:「他是仙胎!」

  H上仙:「你是天帝。」

  天帝很心塞。


  心塞的後果就是天帝決定換個飼養員,哦不,教導員。

  當H上仙跟圓圓說這件事的時候,小黑龍頓時眼睛瞪圓,尾巴都豎了起來。

  H上仙:「這說明天帝看重你。」

  圓圓噴了個火星,扭頭不理他。

  H上仙嘆了口氣:「也怪我,老帶你跑出去玩,沒好好教你法術。」

  圓圓趕緊回頭,蹭了蹭他的左腿。

  屋內安靜了幾秒鐘。

  圓圓又湊過去蹭了蹭他的右腿。

  H上仙才繼續道:「你去了那邊,要好好學習,爭取早日化形……爭取不了也不要著急,做仙嘛,最重要的是開心。」

  圓圓知道事情無法改變,尾巴耷拉了下來,鼻息間還有火氣,卻沒再吐出火星。


  圓圓被送到仙界皇家學院之後,H上仙的日子變得無聊起來。他每天在院子中軸線的石桌上喝茶,伸手卻再也摸不到那兩隻圓潤的小犄角了。

  他好像有點理解下界所說孤寡老人的心情了。


  就這樣過了大半年,圓圓一次也沒有回來過。眼看著暑假只剩幾天,H上仙有些坐不住,估摸著他是生氣了,巴巴送了幾盒他最愛的糕點和肉脯過去,卻也毫無消息。

  仙界皇家學院是封閉式教學,不接受家長探望,只能學生主動出來。


  H上仙又呆呆等了三個暑假,始終沒見到圓圓。

  他遣散了院中所有的侍從,反正他們怎麼做都沒法像圓圓以前那樣恰到好處揣摩到他的心意。

  他決定下界。


  最近魔族活動愈加頻繁,下界的入口被嚴格控制起來。H上仙只好去找天帝申請。

  天帝:「如此緊要關頭,你居然還想跑出去玩?」

  H上仙:「如今凡間魔族橫行,魔氣四溢,正需要吾等清氣洗滌,懲惡揚善。」

  天帝:「把你這副失戀的樣子收起來我可能會更相信你。」

  H上仙:「開戰我就回來。反正你們要扯幾十年。」

  天帝:「聽說他們魔胎也出生了。」

  H上仙:「哦。」

  天帝:「還化形了。」

  H上仙:「哦。」

  天帝:「你撫養仙胎這麼些年,身上都有他的氣味,此次下界需當心,別讓魔胎察覺。」

  H上仙:「圓圓跟他什麼關係?」

  天帝:「不知道。」

  H上仙:「……」

  天帝:「仙胎魔胎倆名字那麼像,怎麼想都有點關係吧。」

  H上仙:手動再見。


  H上仙順利下界,卻發現凡間已不是熟悉的配方和熟悉的味道。

  原本平和樸實的城鎮被戾氣籠罩,屍橫遍野。

  凡間也開戰了。


  以往他不會干擾凡間的生老病死,但他看了下街道兩旁橫死的百姓,原本都是長命之相。是有人擾亂了他們的命運。

  嘆了口氣,他化作郎中,四處幫助本不應死去的百姓,順便悄悄端掉了幾個魔族的小據點,就這樣過了數十年。


  又是一天忙碌,H郎中回到暫住的小院裡,卻發現他強行搬到院子中軸線的石桌上,坐著一個人。

  黑衣長發,在兩旁對稱的榕樹下,低頭飲茶,身姿俊逸。

  周身卻隱隱帶有戾氣。

  見他進來,黑衣青年抬首,衝著他微微一笑。

  原本又圓又亮又對稱的眼睛,彎了一彎,弧度一致,暗紅的眼瞳閃了閃。


  H上仙有點懵,從來冷漠.jpg的仙人面具有點裂開,他快步走了進來,又緩緩停在他面前,小心道:「圓圓?」

  青年抬唇輕笑,身上的戾氣卻又加重了幾分。

  H上仙一愣,忽然想到天帝的話,不自覺退後幾步:「你是……魔胎?」

  青年有些訝異,左邊的眉頭輕佻。

  如果是圓圓,肯定不會只挑一邊眉毛!H上仙心裡想,聲音肯定了幾分:「你是魔胎。」

  「哦,所以呢?」青年的聲音低沉,眼睛牢牢盯著他,唇角也揚起來,只有左邊。

  H上仙突然嘆了口氣,「如果圓圓也能化形,應該長得和你一樣吧。」但肯定不會做這種不對稱的表情來煩我。

  青年沒想到他居然是這個反應,愣了一下就朗聲大笑起來。

  「那,我也可以叫你哥哥嗎?」


  H上仙以前哄圓圓的時候,不好意思自稱爹,於是就讓他叫自己哥哥。

  雖然圓圓一直不會說話。


  青年:「其實我和他是雙胞胎,在做夢的時候偶爾能看到他的記憶。」

  H上仙:「……」

  突然覺得有點丟人。

  青年:「既然你叫他圓圓,就叫我團團吧。」

  H上仙:「……」

  團字一點也不對稱!

  青年:「哥哥,能收留我嗎?」

  他又圓又亮又對稱的眼睛靜靜地看著他。

  H上仙表面風輕雲淡,內心萌的肝疼,不自覺點了點頭。


  團團化作藥童,跟著他東奔西跑治病救人。甚至在他偷偷跑去跟魔族打架的時候,團團還會悄無聲息出現在他背後幫他擋住偷襲的人,幹掉魔族毫不手軟。

  H上仙:「你不是魔胎嗎?不幫魔族嗎?」

  團團:「我偷跑出來的,想做個好人。」

  H上仙:「為什麼他們都好像不認識你?」

  團團:「他們只見過我原型。」

  H上仙:「哦。」


  其實他有偷偷觀察過,魔胎的實力遠在他之上,所以哪怕他想要對自己下手,也可以光明正大,用不著裝模作樣。

  那就姑且把他放在身邊監視著吧。

  絕對不是因為他跟圓圓長得一樣。


  團團和小黑龍圓圓一樣喜歡粘著他,做什麼事都甩不開,特別喜歡勾肩搭背,像沒骨頭一樣。更讓H上仙不爽的是,他還常常做些挑一邊眉揚一邊嘴角的下作行為,泡的茶葉參差不齊,衣帶系的蝴蝶結也是一邊大一邊小。

  要是我家圓圓,肯定會很乖很聽話很對稱,他暗想。


  這天H上仙又毀掉了一個魔窟,但裡面禁咒太多,如果不是團團及時撲過來擋掉,他估計已經掛了。

  團團雖然強悍,但也不是無懈可擊,當場化形,把魔窟剩下的東西燒了個精光。


  回到家的時候,團團已經縮成了手臂長的小黑龍。H上仙心疼得不行,彷彿看到了剛生出來不久的圓圓有次練習騰雲術掉下山崖受傷的情景。

  給團團上好藥已經是晚上,外面狂風暴雨,屋內只點了昏暗的燭火。窗外每打一次雷,團團小小的身子就會抖一下。

  真不愧是兄弟,都害怕打雷。H上仙又想起了圓圓小時候一打雷就鑽自己懷裡睡的場景。雖然平時也一起睡,但打雷的時候圓圓總會抱得更緊點。

  不知道圓圓有沒有在仙界皇家學院裡學會化形。H上仙抱著包紮得嚴實又對稱的團團,惆悵地嘆了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抱著小黑龍睡覺,這一覺H上仙睡得香甜無比。等一覺醒來,神清氣爽,就是……自己脖子下面和腰上面的手臂是怎麼回事?

  H上仙:「你起來。」

  青年沒睜開眼睛,手上用力,把他摟得更緊了。

  H上仙:「你滾開。」

  團團:「唔……哥,好疼……」

  H上仙:「……」

  於是,H上仙平躺著瞪著床簾,被長手長腳的青年抱著睡了一個早上。


  中午他做好飯端進來,發現團團又變成了小黑龍,濕漉漉的大眼睛弱弱地看著他。

  跟圓圓一模一樣。

  於是當天晚上,H上仙又一臉高冷地抱著小黑龍入睡了。


  就這樣晚上抱著病弱的小黑龍入睡,早上被青年有力的手臂抱著醒來,沒羞沒躁地過了一個月。


  終於H上仙在某天早上醒來,大腿感受到了一個奇妙的東西。

  第一反應是,孩子終於長大了。

  第二反應是,臥槽。

  第三反應是,小黑龍變成人的時候好像不會變衣服。

  第四反應是,鐘點工來洗床單的時候會不會看出什麼。


  於是中午的時候,H上仙宣佈從此不再同床。

  團團:為什麼?我的傷還沒好……

  H上仙:已經快好了,而且跟你睡我睡得不好。

  團團:哪裡不好,明明哥哥睡得跟死豬一樣。

  H上仙:……夏天來了,太熱了。

  團團:現在才三月初。

  H上仙:都有蚊子了,最近我看我身上被叮了挺多地方,又紅又腫。

  青年的眼神瞬間游離,終於勉強點了點頭。

  H上仙悄悄舒了口氣。


  但他隨即發現事情好像有點不對。

  因為他不是武將,打架本領並不算高,所以跟魔族交手都是小打小鬧,打不過就跑。但團團不知道為什麼自那之後像打了雞血一樣,打不過也強撐著打過去。

  H上仙看著他傷得變成小黑龍,一身傷求抱抱的可憐模樣,又心疼又生氣,但又沒法置之不理。

  於是又抱著他睡了幾個月,前提是團團得每天早上起床後再化成人形。


  因為團團這段時期屠殺了好幾個魔族高管,引起了各方關注,但看見團團原型的魔族都被弄死了,事後向仙界報備也是H上仙一個人去的,於是大家都以為是H上仙的手筆。

  正好半年總結會召開,天帝傳信來,讓他返回天庭做階段性述職。


  H上仙:「你不要擺這種臭臉,又不是小孩子。」

  團團:「你都不要我了,還管我什麼表情。」

  H上仙:「你撇嘴角的時候能不能不要只撇一邊。」

  團團:「哦。」

  H上仙:「嗯,這才對。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團團:「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H上仙:「會議議程寫的是半個月,但開會嘛,肯定還要有大半月是去旅遊的。所以最多一個月吧。……不過你真的不要跟我回去嗎?」

  團團:「不要。」

  H上仙:「也許能見到圓圓哦。」

  團團:「誰稀罕。」

  H上仙:「你開心就好。那我走了。」


  青年把他送到院子中間,看他開始召喚雲駕,欲言又止。

  H上仙:「其實……」

  青年:「其實……」

  H上仙:「你說。」

  青年:「你說。」

  H上仙:「其實,你梳中分不好看,我走了之後你可以考慮換個髮型。」

  青年:「……」

  H上仙:「你想說的是什麼?」

  團團:「哥,你鞋帶的蝴蝶結有一邊的帶子被扯出來,長了一點點。」


  H上仙的述職報告寫得頗受天帝讚賞,賜了不少獎勵。但他的府邸裡,依然沒有人來過的痕跡。正好半年大會大部分仙家都在,他忍不住找上了仙界皇家學院的校長。

  H上仙:「校長,你們學校最近沒出什麼事吧?」

  校長:「皇家學院的教學質量和安保措施是天界最頂尖的,仙友何出此言?」

  H上仙:「當年仙胎出世,出於對皇家學院的信任,我才把圓圓送入皇家學院。但三十年來,他未曾傳出一絲消息,這……」

  校長:「仙友多慮,仙胎在學院表現優異,目前正在寫畢業論文。」

  H上仙:「……」

  校長:「我們並未阻止學生寄信,想來是仙友下界時日太久,錯過了他的消息。」

  已經檢查過自家信箱三遍發現除了小廣告別無其他的H上仙表示很心塞,默默走掉了。


  圓圓的氣性有那麼大嗎?三十年了都沒有消掉?

  H上仙默默想,大概是正好到了叛逆期。

  但團團就很乖啊,很聽他的話,除了打架沖得太猛老容易受傷外。


  受傷的上仙決定提前結束仙界大會回凡間。結果他還沒去找天帝,就被他召了過去。

  天帝一臉凝重:「魔族宣戰了。」

  H上仙:「哦。」

  天帝:「你是不是覺得你是文員,這跟你沒關係?」

  H上仙:「……並沒有。」

  天帝:「你身為天庭一員,保護仙界和平是你義不容辭的責任!」

  H上仙:「哦。」

  天帝:「魔族此次來勢洶洶,是倚仗魔胎的魔氣,所以——」

  H上仙:「等等,你說誰?」

  天帝:「魔族,就是魔帝和他的——」

  H上仙:「後面。」

  天帝:「不不不,跟魔帝的後面沒關係……」

  H上仙:「你臉紅個屁,我問的是,你剛剛說了魔胎??」

  天帝:「對啊。」

  H上仙:「不可能!」

  天帝:「年輕人,鎮定點,不要方。」


  H上仙腦子有點暈,團團好端端呆在他們凡間的家裡,怎麼還會跟魔族有聯繫?

  天帝繼續道:「仙胎剛化形不久,還需要磨練,我打算先讓你去先鋒隊,探一探魔胎的實力。」

  H上仙:「我只是個文員。」

  天帝:「你與仙胎相處甚久,只有你瞭解他們這些天胎的特點。」

  H上仙:「你這樣做會不會給人一種欽定的感覺?」

  天帝:「只有提供多一點魔胎的資料,才能讓你的圓圓在大戰的時候勝算更大。」

  H上仙沉默。


  在仙胎降臨之初,司命就說過仙魔相剋,兩者不能共存,所以仙胎和魔胎注定會有一戰。

  道理他都懂,但團團圓圓之於他,無異於左手和右手。

  但無論如何,他還是要見團團一面,弄清楚那個黑衣青年到底是怎麼想的。


  行軍途中,他在的先鋒營都在議論魔胎。H上仙的眉頭皺得死緊,高冷指數蹭蹭蹭上升。

  當他跟仙界斥候一起潛入魔族大營,終於看到了他心心唸唸的魔胎,頓時風中凌亂。

  斥候小兵:「魔胎原來長這樣啊……」

  H上仙:「梳二八頭。」

  斥候小兵:「有點帥,但就是粗獷了點……」

  H上仙:「左邊絡腮鬍比右邊長了一截。」

  斥候小兵:「頭上居然是牛角,我以為會和圓大人一樣是龍角……」

  H上仙:「左邊牛角的花紋顏色比右邊的淡太多,是不是紋一半沒墨了?」

  斥候小兵心裡狂喊,夭壽啦!上仙大人左眼高興,右眼嫌棄,變大小眼了!


  H上仙終於明白自己被耍了。

  團團和圓圓都是同一條小黑龍。

  看來作業還是太少了。

  斥候小兵心裡繼續狂喊:夭壽啦!上仙大人左邊眉毛上揚,右邊眉毛皺成一團,變上下眉了!


  他怒氣衝衝跑回凡間小屋,黑衣青年居然還在中軸線的石桌上寫著什麼。

  H上仙:「團團還是圓圓,我想聽你解釋一下。」

  青年:「等一下。」

  H上仙:「等個屁。你起來。」

  青年:「我畢業論文還差最後一段結尾。」

  H上仙憋著一口氣發不出來,但身為家長的使命感還是讓他生生忍了下來。


  他好奇地看了下青年的論文標題,頓時恨不得自戳雙眼。

  ——《論雙修對仙魔天胎兩系術法施展及可持續發展的利弊》


  H上仙:「你這樣能畢業?」

  青年微笑:「哥哥不用擔心,我的論文指導老師就是校長。」

  上仙大人決定下次見到校長一定要把他暴打一頓。


  等青年把論文寫完,H上仙已經無聊到把晚飯都佈置好了。

  青年看著一桌豐盛的晚飯,滿臉的感動讓上仙大人感覺到了淡淡的羞愧——隔壁剛開的小店外賣五折呢。

  還沒等H上仙說話,青年已經把他最愛的紅燒肉夾到了他碗裡最中央的位置,分毫不偏,語氣中帶了點委屈,「為什麼哥哥當時會以為我和魔胎長得一樣呢?」

  H上仙表面嚴肅,內心抓狂,都是天帝的暗示!

  「明明是哥哥自己認錯了人,為什麼還要來怪我?」

  「……」

  「我比誰都努力地在學化形,整整十年都不敢絲毫分心,連最心愛的哥哥都不敢想,就是為了早點畢業好跟哥哥你繼續生活在一起。但我化形之後回家,卻看到了什麼?空蕩蕩的屋子,連院子裡的落葉堆都不對稱了,你知道我當時的心情嗎?」

  H上仙默默地吃了口紅燒肉。


  「如果不是天帝告訴我你是下凡歷練,我真以為你不要我了,」青年對稱又濕漉漉的雙眼看著他,憂傷得彷彿就要有淚水溢出,「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生氣了?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夠好?是不是覺得甩開我這個麻煩,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H上仙扶額。

  「我化成人形第一次見到哥哥,怕你認不出我,又怕你認出我卻討厭我。你開口,卻把我錯認成魔胎……」他垂眼低頭,「其實當時,無論哥哥說什麼,我都會認下來……後面想告訴你真相,卻又再也開不了口了。」



  屋內詭異地沉默了一分鐘。

  H上仙:「咳,我們來談談現在的戰況吧。」他避開青年的眼睛,趕緊把他們查到的魔胎資料給小黑龍看了一遍。

  H上仙:「按照這樣的情況,你對付魔胎,有幾成把握?」

  圓圓:「這麼醜的臉怎麼會梳二八頭?」

  H上仙:「……」

  圓圓:「絡腮鬍的長度也不一樣!牛角的花紋顏色也不對!眉毛左粗右細!左下的牙齒是歪的!耳釘居然只打一邊!戴的項鏈居然是不規則多邊形!哥哥,你的眼睛還好嗎?」

  H上仙:「咳。」

  圓圓:「五成。如果……嗯哼的話,至少能八成。」

  H上仙:「??」

  青年眨了眨眼睛,一臉天真道:「雙修啊。」

  H上仙差點噴出一口血,頓時想到了那篇詭異的畢業論文。



  圓圓:「哥哥不是也看了嗎,雙修對於仙魔胎都有奇效——」

  H上仙:「等等,你論文數據是怎麼收集的?你跟誰雙修了??」

  圓圓:「沒有沒有!是校長給的!」

  H上仙:「他哪兒來的數據!」

  圓圓:「天胎每隔一萬年就會降世一次,校長給的都是前幾屆前輩的手札。」

  H上仙:「你還沒畢業!雙修什麼鬼!」

  圓圓:「對於仙胎來說,化形就是成年了啊。」

  H上仙:「那你的意思是讓我去幫你找個對象雙修?!太禽獸了!」

  圓圓:「哥你別那麼激動,眉毛都不對稱了……我沒讓你幫我找其他人……」

  H上仙:「那你怎麼雙修?」

  圓圓:「為了世界和平,哥哥……能不能幫我呢?」


  H上仙驚呆了。

  H上仙的三觀要重組了。

  H上仙覺得這輩子最大的錯可能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蛋一眼。


  等他反應過來,桌子已經被自己掀掉了。

  青年陰沉著臉,周身的戾氣也在瞬間加重了。

  H上仙迅速冷靜下來,聲音鎮定,「讓我想想。」

  青年原本緊繃的神色一鬆,溫柔道,「好。」


  等H上仙回了房間,第一時間聯絡了天帝,施術時手都在抖。

  天帝:「愛卿可知私自叛逃可是重罪?」

  H上仙:「我把魔胎的資料拿來給圓圓看了。」

  天帝:「哦。」

  H上仙:「他說要打敗魔胎,要雙修才有八成勝算。」

  天帝:「哦。」

  H上仙:「哦哦哦哦你個頭。」

  天帝:「他說的沒錯啊。」

  H上仙:「雙修之術只對凡人修行有效。」

  天帝:「他是仙胎,本來修行方式就跟我們不同,這點皇家學院校長早在一萬年前的期刊雜誌上就寫過論文了。」

  H上仙:「……那他為什麼戾氣這麼重?」

  天帝:「天胎本就跳出三界之外,胎中帶煞,如放任其成長,則日日受戾氣侵擾,遲早走火入魔,自爆而亡。你體內含天地間最正宗的浩然之氣,有你滋潤,仙胎自然可以順利長大,不受戾氣之苦。不然你以為為什麼我非得讓你去養他?」

  H上仙:「可你特麼沒說是讓我養媳婦,我一直把他當弟弟啊。」

  天帝神色微妙地笑:「所以,今天你這麼火急火燎地召喚我,是因為他想上你?」


  H上仙發現自己說漏了嘴,怒掛視頻。

  天帝又重撥了過來,「愛卿,為了世界和平,犧牲一下小我,有何不可。」

  「少直男說話不腰疼,」H上仙惱羞成怒,「我要是跟他雙修,以後我們倆再碰到心愛之人,要如何自處?」

  天帝想了想,接了三方通話,對另一頭的司命星君道,「你查查他跟仙胎的姻緣。」

  司命掐指一算,「天作之合,如不交配,十世單身狗。」

  H上仙冷笑道,「連司命都屈服於統治者的淫威之下,呵呵,貴庭藥丸。」

  天帝嘖嘖兩聲,「我知道你不信,我也不信,誰能十世單身這麼慘。這樣吧,我給你個機會驗證一下。」

  H上仙抱著手臂,繼續冷笑,「編,繼續編。」

  司命嘿嘿一笑,瞬間領悟,「上仙聽我慢慢道來,前些日子開戰在即,很多武將都表示要下界投胎渡劫以增加修為,但時間緊迫,且大家下界如若發生什麼意外隕落了,可就太得不償失了。為此,天庭斥巨資開發了一批法寶,叫模擬人生壺,壺中一日便能過完一世,真實高效,安全可靠,對心境錘煉可是大有益處。如上仙不信司命所言,何不進壺十天,好好體驗呢?」


  十天後。

  H上仙從壺裡出來,回想了十世單身狗的日子,頓時覺得心有點累。

  天帝:「怎麼樣,想通了嗎?」

  H上仙猶自掙扎:「可我十世都是直男。」

  天帝:「你確定?」

  H上仙:「這有什麼不敢確認,我第一世是狼人部落的族長,如果不是部落有變故,我遲早會擁有我的狼後。」

  天帝:「可你還是被虎族部落給俘虜了。」

  H上仙:「那只是意外。」

  天帝:「虎族族長對你不好嗎?」

  H上仙突然沉默了。

  天帝:「統一了整片大陸的族長,每天都親自照顧病弱的你,直到你死掉都沒有一個伴侶,你一點感想都沒有?你還不知道吧,你死了之後沒多久他也死了。」


  H上仙:「那是因為我小時候救過他……好吧,不說這個,第二世我可是有一個未婚妻的,如果不是外星人入侵,我身為帝國將軍出征戰死,我就可以娶她了。」

  天帝:「你的未婚妻早在你出征前一天跟人私奔了,你的副將怕影響你情緒給瞞了下來。還記得他最後為你擋槍想說又沒說的那句話嗎,就是這件事。你居然還想著都沒見過幾面的未婚妻,為你而死的副將在天堂看著你呢。」

  天帝的左眼寫著渣,右眼寫著男。

  H上仙:「他跟我從小一起長大又都是同一個班,男生之間就沒有純潔的友誼嗎?……那第三世,第三世我可是個純粹的阿爾法,為了救我心中的歐米茄女神死去,這夠直了吧?」


  天帝嘆了口氣:「你的女神根本不是歐米茄,是個純粹的阿爾法,她一直騙你是為了跟你結婚搶奪你的家產。你還記得你的養子嗎,你真以為他是天生體弱所以早早死去嗎?那個女人怕他分你的家產,每天在他的藥裡動手腳,他早就察覺,可憐的孩子,大概知道自己本就時日不多,不想破壞你們的感情,所以選擇不揭穿真相……當初你賭石發家可都是靠你養子的眼力,你們那段相依為命的日子你要選擇性遺忘嗎?」

  天帝的左眼寫著禽,右眼寫著獸。


  H上仙幾乎要崩潰:「每一世只要有男人對我好都要被你說彎,那我第十世呢,寺廟修行,一心向佛,沒有一個交好的朋友,夠清心寡慾了吧?」

  天帝遺憾地說:「朋友,你還記得你養的那隻狗嗎?」

  H上仙:??!!!!!!

  天帝:「那隻狗是妖精所化,幼時被你救過,成精時許願要陪你一生一世,直到你死去都守在你的墳前不肯離去。嗯,那隻狗是公的。」


  H上仙表示他想靜靜,隨便哪個靜靜都好,只要是女的就行。

  結果天帝開始補刀,「你知道嗎,模擬人生壺,是可以聯機玩的。當然,聯機也不一定能遇到,除非是上天注定。」

  H上仙忽然想到了什麼,驚恐地看著天帝。

  天帝使出了會心一擊:「每一世陪伴你的那個人,都是你家圓圓。」


  模擬人生壺是沒有前世記憶的,也沒法作弊。

  H上仙眼神迷離,一會兒想到虎族族長溫柔的照料,一會兒想到與副手並肩作戰的默契,一會兒想到養子充滿鼓勵的微笑……甚至想到了冷清寺廟裡,午夜醒來時大狗溫暖的皮毛。

  他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甜甜的,鑽進了他的心。

  一如當年那顆一直努力變得圓潤的蛋。


  他走出屋子,比他稍高的青年正站在庭院中微笑著看著他。

  陽光從他頭頂正中央照下來,全身從上到下無比對稱,十萬分順眼。


  於是,仙胎圓圓順利打贏了魔胎。

  從此,雙修不止,世界和平。

tag:歡樂向 短篇 年下

Newest

Comment

蟹 #-

哈哈哈,我看了什麼
真的挺萌的

2016/07/18 (Mon) 15:03 | URL | 編輯 | 返信 | 

 #-

哈哈哈哈什麼鬼,好可愛啊

2016/08/03 (Wed) 19:03 | URL | 編輯 | 返信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