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行星

腐海無邊,回頭未見岸

白蓮花與黑蓮花 BY 齊楚

感謝絢推薦!!
受受戀

攻:黑蓮花
受:白蓮花

文案:
君不見多少文中小白蓮,膝蓋中箭成重傷。
小黑蓮說:你負責純潔無暇,我負責心狠手辣。

短篇,第一人稱。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莲花,黑莲花 ┃ 配角:正牌攻 ┃ 其它:我们坐在高高的骨堆旁边,听黑莲讲那过去的事情。

首發: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012997


1.白蓮花的場合
  
  我叫白蓮花。就如同這個名字,我的性格也有點白蓮花。
  
  我喜歡我的青梅竹馬,他叫正牌攻,根據讀者劇透,他好像也是喜歡我的。但我們一直都沒有挑明,一直曖昧著。
  
  然後有一天,出現了一個叫正牌受的傢伙,把他搶走了。中間經歷了很多事情,因為結果已經這樣了,我就不多加描述了。作者說,可以參考所有類似炮灰受是白蓮花的文。
  
  我很傷心,也因此看正牌受有些不順眼。但是我發誓我從來沒想過要對正牌受做什麼,更沒想過要害他。也就是一次見面的時候,瞪了他一眼,然後也就橋歸橋路歸路,我退出了,學著去放下心中那份感情,打算只把正牌攻當朋友了。
  
  但是作者沒有那麼簡單就放過我。有一天,正牌受出事了,嗯,我在場,看見了。雖然我不喜歡他,但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死不是嗎?然後我就通知了正牌攻。
  
  正牌攻救出了他,但是他沒有感激我,而是打了我一巴掌,還對我說,他永遠也不可能喜歡我。
  
  我覺得很委屈,莫名其妙的。我明明對正牌受有救命之恩,你為什麼還要打我?弄得好像是我要害他一樣。
  
  我委屈得想哭,但自尊不允許我哭。強忍著眼淚,捂著臉頰,我轉身就走了。面對這種瘋子沒什麼好爭辯的,真不懂我以前為什麼會喜歡他;又或許他已經變了,不再是以前那個對我溫柔對我笑的他了。搞不懂也不想了,以後不來往不見面便是了。
  
  ——然後轉身離開的那一瞬,我好像看到了正牌受嘴角噙著的一抹奇怪的微笑。
  
2.黑蓮花的場合
  
  我叫黑蓮花。
  
  或者,你可以叫我正牌受。
  
  不過那只是我的化名。
  
  我是無意間招惹上正牌攻和白蓮花的。
  
  起初並不知道正牌攻有個心上人叫白蓮花,後來知道了,卻已經和正牌攻有了不清不楚的關係了。不過放心,我還沒有失身。
  
  白蓮花真的是朵白蓮花,看著乾淨純潔,小王子似的,唔,怪不得正牌攻一開始會喜歡他。
  
  不過正牌攻似乎沒察覺到自己是花心的屬性,還帶著些許的抖M,我擺了他幾個臭臉,他竟好像有點喜歡我了。
  
  根據一般劇情發展吧,白蓮花最後肯定是要被炮灰,正牌攻肯定是會喜歡上我的。
  
  說實話我有點可憐白蓮花。然後也不知道怎麼神展開的,我竟然也喜歡上白蓮花——或許有些人天生就是喜歡和自己有些許互補的人——我屬於一肚子壞水,而白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所以才吸引了我吧——正如正牌攻喜歡了十幾年的又乖又單純的白蓮花,最後見到了有些叛逆的我,激發了征服慾亦或是產生了反差萌?總之我變心了。
  
  我猜讀者看了肯定大呼貴圈真亂。
  
  不過我本來也不算是什麼好人,何況還是正牌攻先精神出軌,再加上大家都沒確定什麼關係,我也就算不上什麼小三,更別談什麼要不要臉的事了。
  
  既然正牌攻對白蓮花變心,辜負了白蓮花一片心意,我何不設計讓正牌攻對白蓮花徹底不喜歡了,也讓白蓮花對正牌攻徹底死心,我好漁翁得利?別說我歹毒什麼的——我又沒害人。換個好聽的——這叫有計謀。
  
  然後我就,唔……和正牌攻多接觸了幾次,展現了些優點和個性,出了些事,他似乎真的就完全變心了。嘖嘖,他對白蓮花的喜歡真是廉價,弄得我本來存有的一絲愧疚,也都被廉價沒了。用他的話來說是「他對我來說其實只是弟弟,過去那只是一時迷惑把愛憐當成了愛戀」?總之,能迷惑個十幾年也算天份不是嗎?
  
  然後又發生了一件事,有些許的意外,又有些我的刻意為之,最後正牌攻甩了白蓮花一個巴掌,我想,白蓮花應該徹底對正牌攻死心了吧。
  
  這之後,我假裝和白蓮花偶遇了幾次。多接觸幾次之後,他似乎對我也沒有以前那麼敵視了,這點我挺高興的。同時也感嘆他真是單純好騙,騙到手之後得好好護著,可不能再被別人騙走了。
  
  然後便成了朋友。
  
  正牌攻勸我不要和他接觸,大概是覺得他曾經「害」過我覺得他沒安好心?總之肯定不是單純吃醋。我覺得挺搞笑的:不是你的青梅竹馬嗎?怎麼這會倒嫌棄起來了。十幾年的感情還抵不過你一時的腦補?好吧我承認,我中間是有稍微小小地挑撥了一下下。
  
  我放大了些缺點給正牌攻看,特別是我的脾氣,還無理取鬧過幾次——在他看來是無理取鬧吧。準確形容一下便是,家世背景什麼的不同,難免觀點觀念不同有代溝,我為了把他踢開,自然就把溝壑挖深沒鬧點也要製造鬧點。大概是之前白蓮花對他乖順慣了,久之,他好像也有些受不了我的脾氣,我們之間開始吵架,出現裂痕。哦,其實就我來說,我跟他根本沒啥關係,所以也談不上破裂才對。
  
  總之大吵了幾次之後,我們就分手了。不過似乎,我們也沒在一起過?
  
  然後我就去找白蓮花尋求安慰。
  
彼時他已經把我當做好朋友了。要怎麼說白蓮花是白蓮花呢?

人就是單純。
  
  也心軟——
  
  我假裝失戀,然後買醉。他也被我騙著喝下了不少。他酒量略差,幾杯便暈了。我還清醒著其實,不過為了達到目的,我得裝醉才是。
  
  然後暈乎乎的他,扶著「已經醉了」的我,就被我,騙回家了。
  
  所謂酒不醉人人自醉,何況我還喜歡他;他大概也是意亂情迷著;總之,他就被我吃到手了。有人說這個叫迷姦。但我更喜歡稱之為合姦——白蓮花雖然羞澀放不開,但也沒反抗。
  
  第二天早上,宿醉的他頭疼,後面更疼——其實我是故意的,疼了他才記得住不是嗎?當然,也有點終於把人吃到手所以一時把持不住了的原因在裡面。
  
  他很尷尬,也有些害羞吧——畢竟,是第一次。
  
  我呢,假裝尷尬,其實心裡愉快得很。我跟他說,我會負責的。
  
  他或許是因為之前被正牌攻甩過,所以變得有些自卑,竟然說沒關係,酒後亂性而已。
  
  好不容易進一步的關係我怎麼能容他就此退縮了,我自然強硬地再一次表示,我一定要負責。
  
  他似乎要窘迫地哭出來了,反問道:你怎麼負責啊?給我一千塊錢了事啊?
  
  聞此,我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忍不住開玩笑問:你就值一千塊錢?
  
  他便沒再說話。大概是意識到剛剛那話有點自賤。
  
  我正打算說些什麼,然後就被……捉姦在床了。
  
  百密一疏,我忘了和正牌攻分手的時候,把我房子的鑰匙拿回來了——於是,正牌攻就看到我和白蓮花赤身裸體地在床上。
  
  也許他是來拿東西的,又或是來找我和好的?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壞我好事。
  
  還好他自己作死了——
  
  正牌攻的臉色不是很好,變換了幾種顏色之後,又上來甩了白蓮花一個巴掌,我沒來得及擋下了。
  
  我大概猜到他腦補了些什麼——是白蓮花勾引我或是說了些挑撥的話,害得他和我分手,而現在成功了,然後爬了我的床。
  
  白蓮花的臉被打紅了,我挺生氣的,圍了條衣服在腰間,就起身把正牌攻趕出去了,順便把鑰匙搶了回來——我的設定可不是什麼弱柳扶風的弱受,何況他還打了我的人。
  
  世界清靜了之後,我安慰了白蓮花,大概兩相對比之後,再加之受了委屈,我的溫柔讓他心生了好感吧,然後我的強勢加之他的心軟和單純,不久之後我便抱得美人歸了。
  
  至於正牌攻?哦,現在該叫炮灰攻了,我還沒傻到跑到他面前炫耀,說這一切其實都是我策劃的——那樣簡直是在自立flag。
  
  他大概消沉了有一段時間,見我們相親相愛的,也便放棄了。
  
  至此我才鬆了一口氣——他要是苦苦來糾纏,我都不知道要再用些什麼損招。不過如果他真的糾纏了,那也算一件趣事,我也不介意再陪他玩,讓他在白蓮花心中的形象,變得更加不好些。
  
  那些骯髒齷齪的事,我來幹便好,白蓮花既是生為白蓮花,就一直做一朵白蓮花吧。
  
  你負責純潔無暇,我負責心狠手辣。

番外.炮灰攻的場合:
  
  炮灰攻:後來我媽告訴我,我不是她親生的。
  
  【全文完】

tag:短篇 第一人稱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