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行星

腐海無邊,回頭未見岸

圈養天然呆的正確方法 by雨田君

這篇有出廣播劇,也很萌哦。


這是一個天然呆受暗戀溫油攻最後被溫油攻拐回家的故事XD

☆、①

  田然岱有點天然呆。
  當然,這是他從別人口中得知的評論。
  他可不知道天然呆是什麼意思。
  
  田然岱有點煩惱。
  他一遍又一遍在微博登錄框裡輸入密碼,卻一次又一次被告知密碼錯誤。
  揉了揉腦袋上翹起的毛,他只能打開企鵝向他的師妹求助。
  田然岱:師妹,我不記得微博密碼了
  田然岱:怎麼辦?
  
  那邊師妹很無奈的打字回覆。
  玉兒腦殘粉:師兄,你這是第幾回不記得微博密碼了?
  玉兒腦殘粉:不……這是你第幾次忘記密碼了?上次是企鵝帳號密碼,上上次是419郵箱密碼,上上上次是遊戲帳號密碼
  
  田然岱認真的想了一會兒。
  田然岱:好像是第三次了
  田然岱:這是我申請的第三個微博……
  
  玉兒腦殘粉:……師兄,下次記得用個文檔把密碼記下來,不然我怕你下次再也上不來了
  田然岱:哦……
  田然岱:可是現在怎麼辦?我不記得微博密碼了,就上不了微博了
  
  田然岱有些失望。
  他本來還想上微博聽一下師妹轉的劇的。
  他之前一直在用微博聽師妹轉的廣播劇,他很喜歡聽的,不過因為這幾個星期都有些忙,很久沒上網了,所以他現在都忘記微博密碼了。
  怎麼辦……忘記微博密碼就聽不到師妹轉的劇了。
  
  玉兒腦殘粉:……師兄,你可以試試看找回微博密碼的
  田然岱:找回微博密碼?怎麼找回來?
  玉兒腦殘粉:……登錄框下面不是有個選項,忘記密碼可以選擇點那個將密碼發回郵箱
  田然岱:有這個選項嗎?為什麼我沒有看到?
  田然岱:我找找看……
  田然岱:我好像看到了
  玉兒腦殘粉:師兄,別這麼一本正經的賣萌
  田然岱:對不起
  田然岱:好像可以了
  田然岱:謝謝師妹
  玉兒腦殘粉:……沒關係,師兄下次別這麼天然呆了
  
  田然岱現在已經知道天然呆是什麼意思了,他百度過,因為很多人都說他天然呆。
  從小到大,很多人都說他笨笨的,像個呆子一樣。
  
  田然岱重置了密碼之後,按照師妹說的,將密碼記錄在文檔裡,然後放在桌面最顯眼的地方。
  然後他就登錄了微博,就開始聽師妹轉的廣播劇。
  他聽得很認真,即使螢幕裡沒有圖片沒有字,他還是很認真的盯著什麼都沒有的螢幕,一個字一個字認真的聽裡面的臺詞。
  
  劇不長,只有二十多分鐘。
  田然岱聽完之後,轉發了這部劇,雖然他只有十個粉絲。
  然後他點開了師妹的聊天框,很開心的想要和師妹分享他的心情。
  田然岱:我聽完那部劇了
  玉兒腦殘粉:腫麼樣腫麼樣?玉兒的溫油攻是不是很萌!我快被他的溫油音萌死了……二貓的天然呆受也好萌!身為他們的cp粉我圓滿了……
  田然岱有些艱難的看完師妹發的話,很艱難的才消化了她的意思。
  田然岱:嗯,聽完之後有種幸福的感覺
  玉兒腦殘粉:對吧!果然天然呆受和溫油攻是王道啊!玉兒二貓是官配!
  田然岱:嗯
  
  看著師妹發過來的話,田然岱忽然有些失落。
  他重新又聽了一遍師妹發的劇。
  劇的名字叫《我才不是天然呆呢》,說的是一個天然呆受和溫油攻的故事……托師妹的福,他現在已經知道天然呆,溫油,攻,受是什麼意思了。
  本來第一次被師妹拉去聽劇的時候,他只是不好意思開口拒絕,但是在聽完那部劇之後,他卻迷上了那個叫君子玉的配音,從此陷了進去。
  他默默關注了君子玉的微博,默默的將君子玉配過的劇聽了一遍又一遍。
  就像現在這樣……
  田然岱聽到君子玉配的溫油攻很溫柔的將迷路的天然呆受送回家的地方,莫名的有點失落。
  其實他也經常迷路啊……
  聽到君子玉溫柔的將坐過站的天然呆受送回家的地方,田然岱更加失落。
  其實他也經常坐過站啊……
  
  但是,為什麼他身邊就沒有一個溫油攻呢?
  為什麼他身邊就沒有一個可以在他坐過站的時候溫柔的提醒他的人呢?
  





☆、②

  君子玉很溫油。
  這是田然岱將君子玉配的所有劇翻來覆去聽過n次之後得出的結論。
  
  田然岱又聽了一遍《我從不是天然呆呢》,再一次沉溺在君子玉溫柔的攻音中不可自拔。
  他忍不住將君子玉在一部劇裡面喊小受起床的聲音錄在手機裡當做起床鈴,每次起床的時候聽到君子玉用溫柔的聲音喊:「小呆瓜,起床了,太陽曬屁股了。」的時候,他都忍不住裹著被子在床上翻滾幾圈。
  
  翻滾來翻滾去,最後才非常捨不得的慢吞吞的從床上爬起來按掉鈴聲。
  
  這天,田然岱終於戰勝了慢吞吞的網速,爬上了企鵝。
  一登錄,他就收到了師妹的窗口抖動。
  玉兒腦殘粉:師兄!!!師兄!!!召喚師兄!!!
  
  田然岱被嚇了一跳,連忙敲鍵盤迴復。
  田然岱:我在,有什麼事?
  
  田然岱的打字速度很慢,他還沒來得及再說什麼,對面的師妹已經劈里啪啦打了一大堆字發送了過來。
  玉兒腦殘粉:師兄!!!今天是二貓傻媽的生日歌會!!!晚上七點!!!
  玉兒腦殘粉:玉兒也會來喲
  
  本來田然岱有些茫然二貓的生日歌會關他什麼事,正想打字問,在看到師妹發過來的下一句話之後,他連忙刪掉了對話方塊裡面已經打了一半的字。
  田然岱:生日歌會?在哪裡舉行?
  田然岱:在S市嗎?哪個KTV?
  田然岱愣了愣,難道君子玉傻媽和他是一個城市的嗎?
  
  玉兒腦殘粉:噗……師兄你還可以再呆一點嘛!
  玉兒腦殘粉:不要這麼火星啊,別人會懷疑你們村還沒通網的
  
  田然岱有點委屈,以前他們同學舉辦生日歌會都是在KTV裡面舉行的啊……
  哪裡不對了嘛……
  他還沒來得及打字問師妹有什麼不對,師妹已經打字神速的發來了一大堆科普。
  玉兒腦殘粉:生日歌會當然是在YY上!師兄你真可愛……
  玉兒腦殘粉:等等,師兄你不會是沒用過YY吧……
  玉兒腦殘粉:扶額……YY是一款語音軟體
  
  田然岱更加委屈了……他上網除了看新聞看電影玩下博客之外,對於其他事情一概很茫然,連軟體都不認得幾個。
  當然,他的網上活動除了那些之外,最近也添了一個刷微博聽廣播劇……當然廣播劇並不只是在微博上流傳,不過這些他都不知道。
  而他聽廣播劇也只是為了一個人而已。
  
  玉兒腦殘粉:師兄?師兄?
  玉兒腦殘粉:你不是生氣了吧?
  田然岱:沒有
  田然岱伸手揉了揉頭上耷拉的呆毛,慢慢的打字。
  田然岱:我會慢慢學習的
  學習進入他們的世界……
  君子玉的世界,應該是像師妹一樣的吧……和他完全不是同一個世界。
  所以他只能慢慢學習,怎麼進入他們的世界。
  
  玉兒腦殘粉:那師兄你先去下載一個YY吧
  玉兒腦殘粉:晚上七點鐘的時候去蹲守
  田然岱:好的
  
  然後田然岱就去下載YY了。
  下完YY之後,他看著YY的版面,覺得和企鵝差不多嘛。
  然後他順著師妹給的房間號爬進了二貓的私人頻道,這個時候離歌會開始還有一段時間,他也就照師妹的話默默蹲守著。
  等了一個半小時,歌會終於開始了。
  
  田然岱看著房間裡面的人數越來越多,忍不住心情激動起來。
  君子玉會來呢……
  歌會的主持人就是二貓自己,二貓一開口說話,下面的人就開始不斷刷屏。
  啊啊啊天然呆受……
  天然呆受家的攻在哪裡……
  球君子玉傻媽……
  
  田然岱看著不斷閃過的字,心裡有些失落。
  君子玉再溫柔,也是別人家的。
  他的溫柔是屬於別人的。
  
  然後二貓開口說話了:老子才不是天然呆受呢!
  下麵的人又刷屏。
  二貓的炸毛屬性粗來了……
  二貨炸毛受……
  傲嬌炸毛受……
  君子玉傻媽在哪裡,你家受炸毛了……
  
  螢幕刷得很快,田然岱甚至都有些看不清刷過的字。
  然後他聽到二貓開始唱歌,君子玉還沒出來,他有些失落的打開師妹的聊天框。
  田然岱:師妹,有個問題我想問你
  
  田然岱等了很久,才看到師妹的回覆。
  玉兒腦殘粉:嗯?什麼?
  師妹大概是在很認真的聽歌會吧,田然岱有些愧疚,但是他還是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輸入。
  田然岱:那個……君子玉和二貓真的是一對嗎
  打完之後,他有些後悔這麼問了,但是問都問了,他只能硬著頭皮等答案了。
  
  玉兒腦殘粉:……
  玉兒腦殘粉:師兄你……
  田然岱:我沒有別的什麼意思,就是想問問看
  田然岱一激動,打字速度都比平時快了幾倍。
  玉兒腦殘粉:師兄你別那麼呆……二次元和三次元豈能混為一談?
  田然岱:……啊?
  玉兒腦殘粉:師兄你真可愛,CV麥麩很常見,認真你就輸了
  田然岱:……啊?
  玉兒腦殘粉:雖然我是他們的腦殘粉cp粉,但是二次元裡面YY就算了,扯到三次元就LULI了
  
  田然岱看不明白師妹打得專業辭彙,不過他好像有點明白。
  ……意思就是他們不是一對?
  本來田然岱有些低落的心情開始雀躍起來。
  
  這個時候君子玉上了麥,田然岱聽著君子玉溫柔的聲音忽然覺得小心臟跳得特別快。
  好、好溫柔……
  好害羞。
  
  君子玉唱了一首生日歌,聲音微微低沉,很溫柔。
  田然岱捧著臉很認真的聽。
  君子玉一曲唱罷,下面的人又開始瘋狂的撒花和刷屏。
  嗷嗷嗷嗷君子玉傻媽……
  這溫油的聲音我快被溺死了……
  果然是溫油攻啊……
  好溫油好溫油(*////▽////*)
  
  田然岱沒由來的有點小驕傲,他的傻媽就是這麼溫油!
  不過同時也有點失落,他不過是君子玉這麼多粉中的之一而已。
  
  接著君子玉和二貓在粉絲強烈刷屏之下,合唱了《我才不是天然呆呢》的ED。
  二貓的聲音是很清亮的少年音,君子玉的聲音是很溫潤的青年音。
  合唱完畢,螢幕再一次被刷爆。
  炸毛受溫油攻王道……
  嗷嗷嗷嗷嗷圓滿了……
  各種美好不解釋……
  玉貓王道永不畢業……
  
  田然岱聽著君子玉和二貓美好的合唱,忽然心裡一酸。
  本來有些雀躍的心情又蔫蔫的了。
  
  接下來是遊戲環節。
  被抽中的人可以問嘉賓一個問題或者讓嘉賓做一件事。
  田然岱抱著試試看的心情按了那個鍵。
  然後他看著螢幕上的數位迅速滾動,心裡不由得有些緊張起來。
  等那個數字停下來,他一愣,發現自己抽中了。
  
  賣上的二貓開始說話:看看我們的幸運數字……419……真邪惡呀真邪惡……
  下面的人也開始刷屏真邪惡呀真邪惡。
  
  田然岱有種抽中五百萬的眩暈感,他愣了愣之後跑去找師妹。
  田然岱:師妹我抽中了怎麼辦
  師妹這次回覆得很迅速。
  師妹:什麼rp!老娘抽了那麼多次沒一次抽中的!天怒人怨啊!
  田然岱:那我怎麼辦……
  師妹:什麼怎麼辦!上唄!要二貓和君子玉的現場H!
  
  田然岱有些不知所措,等到君子玉開口說話的時候,他慌亂之下竟然將左手邊的電源鍵給關了。
  看到螢幕一黑,他愣了一分鐘。
  等反應過來,他才明白自己幹了什麼傻事。
  
  重新開啟電腦之後,他登錄了企鵝,立刻收到了師妹的窗口抖動。
  師妹:師兄你搞毛啊啊啊啊
  師妹:二貓一直在問你在不在啊
  師妹:你去哪裡了啊啊啊怎麼突然下線了啊啊啊
  田然岱:剛剛不小心關機了……開機速度很慢……
  師妹:……
  師妹:你錯過了一個大好機會啊摔!現在都開始第二輪抽了!
  田然岱:對不起……
  師妹:摔!又沒抽中!
  田然岱:對不起……
  師妹:……師兄下次別這麼笨笨的了
  田然岱:對不起……
  
  田然岱看著師妹的話,覺得有些委屈。
  其實他不笨……
  他只是,有點呆。
  
  





☆、③

  烏龍掉線事件之後,田然岱鬱悶了很久,呆毛也沒精神的耷拉了很久。
  於是他跑到自己的博客裡寫了一篇長長的博文發洩。
  田然岱有一個博客,他平時都是在博客裡發一些他做的甜品的過程和成果圖,加上註釋和講解,博客的流覽人數有的時候還挺多。
  田然岱從小到大都很喜歡吃甜品,也很喜歡製作一些小甜品,所以他經常在微博上發圖片,吸引了不少同道吃貨,有些人會留言請教田然岱一些甜品的作法,也會和田然岱一起交流改進……其中一個叫謙謙的馬甲經常在他的博文下留言和他一起討論交流,有的時候田然岱發的一些抱怨發牢騷的博文,謙謙也會善良而又溫柔的開導。
  於是發生了那次烏龍掉線事件之後,田然岱首先就是跑到博客打滾求治癒。
  他等了半個小時,謙謙終於出現了。
  謙謙像往常一樣溫柔的開導了他,溫柔的幫他順毛,溫柔的治癒了田然岱。
  螢幕前的田然岱抽了抽鼻子,頭上耷拉著的呆毛一抖一抖的。
  謙謙果然很溫柔呢……
  不過,謙謙為什麼要問他是不是很喜歡很喜歡君子玉?
  這、這麼讓人害羞的問題他該腫麼回答……
  於是田然岱紅著臉,輕輕的用鍵盤打了個嗯字。
  謙謙又問他到底是喜歡君子玉的聲音還是喜歡君子玉這個人……
  咦?田然岱有些茫然的考慮了三秒鐘,然後紅著臉打了三個字……都喜歡。
  君子玉在生活裡,大概也是很溫柔很溫柔的人吧。
  田然岱紅著臉想。
  
  等田然岱終於被謙謙治癒完順完毛,重新爬上線開始刷微博的時候,他一刷新就發現君子玉發了一條微博,時間是在兩分鐘以前。
  田然岱的微博只關注了很少人,他怕關注的人一多,他就看不到君子玉發的微博了。
  
  君子玉剛剛發的微博是這樣的:後天準備去S市,求包養
  
  田然岱一呆。
  S市就是他所在的城市……所以傻媽他是要來……
  田然岱呆呆的,有些不知所措。
  他的小心臟開始亂跳,手也有些抓不住滑鼠了。
  傻媽要來……
  傻媽要來S市。
  田然岱很興奮,很激動。
  但是僅僅只是興奮了一分鐘,他又開始失落了。
  傻媽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吧……
  他只不過是君子玉那麼多那麼多的粉絲中的,其中之一而已。
  
  君子玉的微博發了沒多久,轉發和回覆不斷上升。
  田然岱默默按了轉發,卻始終沒有勇氣回覆。
  
  等他重新刷新一次微博的時候,卻看到一條新微博。
  玉兒腦殘粉:YOOOOOOOOOOO~祝你們杏胡!!!【邪魅一笑】@玉兒老纏粉@玉兒我的嫁@玉兒一生推//@溫油攻天然呆受保護協會終生會員:YOOOOOOOOOOO~祝你們杏胡!!!【邪魅一笑】//@溫油攻天然呆受保護協會榮譽會員:YOOOOOOOOOOO~祝你們杏胡!!!【邪魅一笑】//@溫油攻天然呆受王道:YOOOOOOOOOO~祝你們杏胡!!!【邪魅一笑】//@CV二貓:我正好在S市,想求包養,求我啊~//@CV君子玉:後天準備去S市,求包養
  
  田然岱看著微博,忽然覺得很失落。
  他頭上的呆毛一下子就耷拉下來了。
  ……就算他再喜歡君子玉又怎麼樣?
  傻媽他……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有他這麼一個人的存在吧。
  他只不過是君子玉那麼多那麼多腦殘粉中的其中之一而已。
  
  而且……
  傻媽他大概,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吧。
  田然岱憋了憋嘴巴。
  
  田然岱不想繼續刷微博傷心,於是打開了博客,將自己前一天照好的甜品製作相片上傳上去。
  他做的是紅豆雙皮奶,每一個步驟都照了下來,解析得很清楚。
  把照片上傳好之後,他勉強打起精神,開始給每一幅照片做註釋,然後在旁邊將步驟寫得清清楚楚。
  
  搞定一切之後,田然岱發現多了一條新的留言,他打開一看發現是謙謙的留言,於是他原本低落的心振作了幾分。
  謙謙的留言是:今天做的是紅豆雙皮奶呢,我也挺喜歡吃雙皮奶的,不過這好像是S市的傳統美食呢,難道博主弟弟是S市的人嗎?
  田然岱愣了愣,回覆道:嗯,是啊~我也很喜歡吃雙皮奶,每次吃雙皮奶都有一種很幸福的感覺~
  不過他之前在博文裡好像說過他是S市的人啊……
  不過田然岱沒有深究,他看著謙謙叫他博主弟弟,臉上忽然有點熱熱的。
  
  謙謙之所以知道他的男的,是因為之前田然岱一直沒說明他的性別,有很多逛他博客的人一直在留言猜測他到底是男的是女的,很多人說像他這樣自己親手動手做甜品的一定是女孩子之類的,甚至有人在下面留言求交往之類的……他實在有些不好意思,才上傳了一張他自己的照片然後說明了他是個男的。
  然後很多人發表留言表示惋惜。
  這麼賢慧居然是漢子……
  這麼人_妻腫麼可能是個男的……
  說話的語氣這麼可愛腫麼可能是個男人……
  我心目中的女神居然是個男人……
  除了這些表示遺憾的回覆之外,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留言,比如:
  這麼賢慧當然是男孩子!
  只有男孩子才有可能這麼可愛
  博主的性別既不是妹子也不是漢子,博主的性別就是博主啊!
  ……
  
  田然岱回覆了謙謙之後,謙謙也很快回覆了:這樣啊……真巧,我後天就要來S市旅遊,你能給我當一下導遊嗎?
  田然岱看了留言,愣了愣。
  傻媽也來S市,謙謙也來S市……
  真巧啊。
  田然岱猶豫了一下,憑他和謙謙以前的交流,他覺得謙謙應該不是騙紙,於是回覆道:嗯,可以啊,歡迎你來S市旅遊
  謙謙也很快回覆了:我大概下午兩點鐘左右到,給你留個手機號碼吧,我的號碼是XXOOXXOOXXO……先提前謝謝了
  田然岱回覆:嗯,我記住了,我的手機號碼是OOXXOOXXOOX……不客氣
  謙謙繼續回覆:到時候到了我給你打電話吧……不過現在挺晚了,快去睡覺吧^_^
  
  田然岱看著謙謙的話,心裡熱熱的。
  於是他回覆:嗯,現在就去睡了,你也早點睡吧
  
  田然岱回覆完之後,就乖乖的聽話叉掉了博客,準備去睡覺。
  在準備關掉電腦的時候,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打開了微博刷新了一下,就看到君子玉的回覆。
  
  CV君子玉:回覆@CV二貓:抱歉,我好像已經找到包養我的人了^_^ //@CV二貓:我正好在S市,想求包養,求我啊~
  
  田然岱忽然覺得心情大好,呆毛也重新翹了起來。
  雖然……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心情大好。
  





☆、④

  時間刷刷的就過去了,在謙謙要來S市的前一晚,田然岱抱著雀躍的小心情入睡……結果因為太激動所以睡不著,在床上翻滾來翻滾去折騰了半晚才抱著枕頭睡著了。
  第二天田然岱是被一通電話叫醒的。
  當時的田然岱正在夢裡和頂著一張雖然看不清但是感覺上很溫柔的臉的謙謙一起吃紅豆雙皮奶……被電話吵醒之後,田然岱伸手擦掉嘴邊邊的口水,撓了撓頭上的呆毛,伸長了手去拿床頭櫃上的手機,然後含含糊糊的說了一聲:「喂……」
  雖然看不清長相,但是夢裡的謙謙好溫柔啊……
  然後田然岱耳邊就傳來一聲很低沉很溫柔的聲音:「喂。」
  田然岱愣了愣,有一分鐘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很溫柔的聲音……
  像君子玉的聲音一樣溫柔……
  
  「喂?」手機那頭又重複了一遍,依然是很溫柔很溫柔的聲音。
  「……你還沒起來嗎?我是不是打擾你了?」
  略略低沉的聲音,帶著一點沙啞的慵懶。
  田然岱忽然就像整個人觸電了一樣驚醒了過來:「……謙謙?」
  「……嗯。」耳邊傳來那頭的低笑,像一根小羽毛一樣輕輕撓著田然岱的心臟。
  田然岱莫名其妙的臉就熱了。
  「謙謙?你這麼早就來了?……現在……啊啊啊啊現在已經下午兩點半了!對不起我起晚了……我昨天晚上失眠了……太激動所以失眠了對不起對不起……」田然岱一看床頭櫃上的鬧鐘發現此時已經是下午兩點,頓時最後一點睡意也煙消雲散了,他連忙翻身下床,卻一不小心被捲成一團的薄被絞住雙腳絆倒了。
  然後他的上半身因為慣性而滑落到地面。
  也許是田然岱掉下床的聲音太過轟轟烈烈,手機那頭的人沉默了幾秒鐘,才開口。
  「……怎麼了?摔到了?」
  聽著耳邊傳來關切的溫柔聲音,田然岱爬起來抽了抽鼻子:「對不起……剛剛被被子絆了一下……我平時不這樣的……」就是今天,有點激動。
  「下次小心一點。」謙謙的聲音聽上去有點無奈。
  「嗯嗯,一定會注意的……那個你已經到了嗎?對不起因為昨天睡不著所以今天起晚了……對不起對不起……」田然岱一邊拿著手機道歉,一邊用另外一隻手穿褲子穿衣服扣鈕子。
  「……沒關係,不用說對不起,本來就是我麻煩你。」
  「可是你到了很久了吧,都是我睡懶覺才害你等這麼久。」穿好衣服,田然岱有些愧疚的伸手揉了揉頭上無辜翹起的呆毛。
  「沒事,其實我也剛剛到沒多久。」謙謙很溫柔的安慰他。
  「對不起……你現在在車站嗎?我就來接你。」田然岱對著鏡子努力試圖把頭上翹起的呆毛壓下去。
  「都說了不用說對不起了……嗯,我穿了一件白色襯衫,不過這裡人挺多的,我怕你認不出我,你到了給電話好了。」
  「嗯嗯……我馬上就來,你等我二十分鐘……不十分鐘!十分鐘就好!」田然岱一邊刷牙一邊洗臉,口齒不清的說。
  手機那頭傳來低笑,謙謙的聲音依然很溫柔:「沒事,我不急,你慢慢來。」
  
  等田然岱終於搞定一切順利來到車站的時候,其實已經過了半個小時了。
  他手裡拿著手機,四周張望了一下,發現好像沒有穿白襯衫……
  田然岱失望的憋了癟嘴準備打電話,卻看到不遠處有個穿著白襯衫的青年,站在看板下……那個青年穿著洗得非常乾淨的白襯衫,長相也非常乾淨斯文,五官端正,給人的感覺非常柔和,看上去大概是學生或者剛剛步入社會不久的樣子。
  田然岱有種感覺……也許這個人就是謙謙,但是他又不確定,只好拿起手機撥打了謙謙留給他的電話號碼。
  然後,他就聽到那個白襯衫青年的手機響了。
  田然岱拿著手機愣了愣,那個白襯衫青年的手機,正好是《我才不是天然呆呢》這首歌的ED……不過是君子玉獨唱版的。
  咦,原來謙謙也喜歡聽君子玉的歌啊。
  真巧。
  
  然後他就看到白襯衫青年拿起了手機,同時他的手機裡傳來了一個溫柔的聲音:「喂。」
  田然岱又呆了呆,沒想到真的是那個白襯衫青年啊……
  看來,其實他也沒有那麼呆啊……
  「那個,我到了,就在你前面……」田然岱扭捏了一下。
  「嗯,我看到了。」白襯衫青年抬起頭對著他笑了笑,彷彿早就看到了田然岱在那裡似的。
  田然岱看著白襯衣青年笑了笑,忽然覺得心臟也跳快了一拍。
  
  「額,對不起,讓你等了那麼久。」田然岱看著白襯衫青年,小聲的說。
  「都說了不用說對不起了……還有,既然我們就在對面了,就不必用手機了吧?」
  「啊……對不起。」田然岱連忙掛了手機,小媳婦一樣跑向白襯衫青年。
  
  白襯衫青年看著田然岱笑了笑,自我介紹到:「我叫文佑恭……嗯,來S市是為了旅遊的,接下來麻煩你了。」
  田然岱莫名的臉就熱了熱,他小聲的回到:「……我叫……田然岱……那個……不麻煩。」
  「田然岱……果然很天然呆。」文佑恭聽著田然岱的自我介紹,微微一笑。
  「……咦?」田然岱莫名的看著文佑恭,他剛剛沒有聽清楚文佑恭說了什麼。
  「我在提前道謝,謝謝了。」文佑恭笑著,伸手摸了摸田然岱頭上翹起的呆毛。
  「……其實也沒什麼的。」田然岱臉上更熱了,頭上翹起的呆毛抖了抖。
  文佑恭有些不捨的放下手,溫柔的笑著說:「那我們現在先去哪裡?」
  
  然後田然岱帶著文佑恭從車站旁邊的小吃店一路吃下去,終於在田然岱家裡附近不遠的地方吃到了紅豆雙皮奶。
  「這可是正宗的紅豆雙皮奶呢!」田然岱驕傲的挺起小胸脯,將綴滿紅豆的雙皮奶朝著文佑恭推了推,頭上的呆毛也精神奕奕的抖了兩抖。
  文佑恭笑著看著田然岱頭上的呆毛,接過了那一碗紅豆雙皮奶,拿起勺子嘗了一口。
  「怎麼樣怎麼樣?」田然岱期待的看著文佑恭,頭上的呆毛翹得高高的。
  「……嗯,很好吃。」在田然岱期待的小眼神下,文佑恭點了點頭。
  於是田然岱得意的笑了笑,甩了甩頭上的呆毛。
  文佑恭看著田然岱的頭,看了幾秒鐘,終於再次伸出手……揉捏了一把田然岱頭上的呆毛。
  田然岱有些茫然的看著文佑恭的動作。
  文佑恭摸爽了,才放下手,說了一句:「我早就想這麼做了……每次在博客裡看著你打滾賣萌,我都想把手伸進螢幕裡去揉捏你一把。」
  「……我才沒有賣萌呢。」田然岱紅著臉憋出一句。
  「嗯,你沒有賣萌,」文佑恭看著田然岱紅紅的臉,笑著說:「你是天然呆。」
  呆到深處自然萌。
  「我才不是天然呆呢。」田然岱憋了憋嘴巴。
  一個兩個都說他呆……他才不呆呢。
  「嗯,你不呆。」文佑恭妥協的笑了笑。
  
  「對了,那個……」田然岱忽然想起什麼,「你的鈴聲也是君子玉傻媽唱的歌……你也是他的腦殘粉嗎?」
  文佑恭愣了愣。
  田然岱連忙用茫然又期待的眼神看著他。
  文佑恭看著田然岱,笑了笑,既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真巧,我也是他的腦殘粉,」田然岱當他默然了,一種找到組織了的感覺讓他的傾訴之魂熊熊燃燒起來,「我可萌他的聲音了,好溫柔好溫柔……他BLBLBLBL……」雖然在網上的時候田然岱很多次都在謙謙面前提到君子玉,但是在現實生活當中都沒有人能認真聽他說的話……在和師妹聊天的時候,他有時候根本聽不懂師妹說的話。所以這種久旱逢甘霖(?)的興奮感,讓田然岱徹底打開了話匣子,連有些上網的時候害羞不敢說的話都一股腦說了出來。
  坐在他對面的文佑恭只是一直若有所思的聽著他說的話,偶爾吃一勺紅豆雙皮奶,面帶微笑。
  
  「BLBLBLBLBL……君子玉是我這一輩子的本命!」最後田然岱說到口幹,最後總結陳詞。
  本命這個詞是他經常聽師妹提到,今天他終於用到了!
  文佑恭若有所思的看著他:「看來你真的很喜歡他。」
  田然岱連忙拍胸口保證:「我是他一輩子的腦殘粉!」
  文佑恭似笑非笑。
  


☆、⑤

  接下來一整天,田然岱算是履行了自己的承諾,帶著文佑恭吃遍了S市大街小巷的小吃店和攤販……
  最後反而是田然岱揉著撐不下的小肚子,戀戀不捨的看著遠處幾家小吃店……可惜,吃不下了啊……
  文佑恭看著田然岱幽怨的小眼神,無聲的笑了笑,最後還是忍不住伸手揉捏了一把田然岱頭上甩來甩去的呆毛。
  田然岱茫然的看了他一眼。
  文佑恭回以一笑道:「不早了,你也該回去休息了。」
  田然岱愣了愣,說:「那你……」
  「我來之前就已經預定好酒店了,接下來我會去住酒店的……嗯,我要在這裡呆三天,接下來兩天都要麻煩你了。」文佑恭笑得很溫柔。
  「不麻煩不麻煩……」田然岱連忙搖搖頭,頭上的呆毛跟著一甩一甩的。
  「嗯,那你回去吧……晚安。」文佑恭一臉溫柔。
  田然岱低下頭輕聲說:「晚……晚安。」
  謙謙他……真的好溫柔啊。
  
  半個小時後,田然岱回到家。
  田然岱第一件事便是打開電腦,開始每天的日常任務……刷微博,刷君子玉的消息。
  他一刷開微博,就看到君子玉不久前發的微博。
  
  CV君子玉:真想圈養一隻天然呆。
  時間顯示是三十分鐘前。
  三十分鐘前發的微博,但是下面的評論數卻已經近百。
  評論除了邪魅一笑,幾乎每一條都在後面加了個@CV二貓。
  
  田然岱看著下面的評論,原本有些雀躍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下來。
  傻媽他似乎……有喜歡的人了。
  不過也是,傻媽的溫柔,從來都不屬於他。
  
  失落的田然岱沒有心情繼續刷微博了,他想著明天還要早起領著文佑恭逛一下S市,就關掉了電腦,早早準備睡覺了。
  洗完澡之後,準備上床睡覺的田然岱看到手機裡有一條新短信,發信人是文佑恭。
  他愣了愣,查看短信。
  ……小然,準備睡了嗎?
  田然岱連忙笨拙的打字回覆:還沒有,有什麼事嗎?
  過了大約一分鐘,文佑恭的新短信又來了:沒什麼事,可能第一天來S市吧,有點水土不服
  水土不服?田然岱一愣,連忙打字問:水土不服?你是哪裡不舒服嗎?拉肚子?
  那頭短信回覆:沒那麼嚴重,就是有點認床,睡不著
  田然岱放下心,回覆:睡不著的話,喝一杯牛奶試試看?
  文佑恭很快回覆:不用這麼麻煩,等會困了就好了……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田然岱連忙回覆:沒有沒有,我也沒什麼事可做的,正閒著呢
  
  田然岱這條短信發過去了幾分鐘,都不見文佑恭回覆,田然岱又等了幾分鐘,始終不見回覆,他一下子就失落下來了。
  文佑恭也許在和女朋友聊天呢……
  他肯定有喜歡的人了吧。
  傻媽也有喜歡的人了呢……
  田然岱正失落著,文佑恭的短信又來了,田然岱一下子振作起來,連忙點擊查看:沒事可做……你不用陪女朋友嗎?
  田然岱下意識搖了搖頭,然後他意識到即使他搖頭對面的人也看不到,於是他回覆到:我沒有女朋友
  這次文佑恭的短信很快:那男朋友呢?
  田然岱一愣,腦子一炸,頭頂上迎風招搖的呆毛都抖了抖。
  
  田然岱在某些事情上也不是那麼天然呆的。
  早在初中的時候,他就已經確定了自己的性向。
  他喜歡男人……也就是俗稱的,基佬。
  那個時候的他很茫然,也很痛苦,掙紮了一陣子,卻只能無奈接受自己的性向。
  同時也因為很早就意識到自己和別人一樣,所以後來的他越來越自閉,越來越內向,甚至因為這個原因經常被一些壞孩子欺負,越被人欺負,他就越內向,內向到懦弱。
  轉折是在他初三那年,有一次他被班上幾個落後生堵在角落裡欺負,那幾個壞孩子威脅要他交出身上的零花錢,田然岱戰戰兢兢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隔壁班的班長卻及時出現了。
  那個胳膊班的班長長得比同齡人高一個頭,雖然身板也不算健壯,但是身高比那幾個壞孩子高一個頭。
  畢竟還是在學校,那幾個壞孩子不敢動手,只能口頭威脅了田然岱一番,就撤走了。
  田然岱正嚇得兩腿發抖,見有人來救他,一下子覺得那個隔壁班班長身上都帶著光圈。
  後來他想想,也許那一天就是他人生的轉捩點吧,雖然那之後他依然內向,但是沒有以前那麼自閉了,他努力學著和別人交往,努力讓自己積極外向,他一直很感謝那個隔壁班的班長,哪怕他現在已經不記得那個隔壁班班長的長相,不記得那個隔壁班班長的名字,但是他卻一直記得那個隔壁班班長的聲音,非常溫柔。
  其實他應該是喜歡那個隔壁班班長的,可惜他當時懵懵懂懂的沒有意識到……直到高中,他才迷迷糊糊意識到他似乎喜歡那個隔壁班班長,只可惜那個隔壁班班長和他考的不是同一個高中,而那之後,他也再也沒有見過那個隔壁班班長。
  直到後來他在網路上聽到君子玉的聲音,他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個隔壁班的班長。
  一樣是那麼溫柔的聲音……田然岱一下子就沉溺進去了,傻兮兮的喜歡上一個人連長相都不知道,網路上的人。
  ……
  
  田然岱完全陷入了沉思,直到文佑恭一通短信打斷:我剛剛開玩笑的,你不是生氣了吧?
  田然岱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打字回覆:我沒有生氣……
  他想了想,他決定把文佑恭當做朋友,他不想欺騙朋友,猶豫了一下,他繼續打字:其實我是個基佬……但是我沒有男朋友
  打完字之後,他不等自己後悔就把短信發了出去。
  發了之後他忐忑了幾秒鐘,如果文佑恭討厭他了怎麼辦……
  但是忐忑的同時,他又有點期待。
  
  但是這會等了半個小時,田然岱還是沒等到文佑恭的回覆。
  田然岱一下子心都涼了,頭上的呆毛也耷拉了下來。
  完蛋了完蛋了……文佑恭討厭他了。
  他一下子覺得眼眶熱熱的,心裡委屈得要命……這種感覺,即使是知道君子玉有了喜歡的人的時候他都不曾有的。
  怎麼辦,文佑恭肯定是討厭他了……
  田然岱眼眶熱熱,倒在床上,用被子將自己裹了起來,把頭埋在了枕頭上。
  委屈得不得了。
  
  又過了幾分鐘,田然岱的手機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田然岱愣了愣,一下子拿起手機,發現螢幕上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他有些失望的按下接聽鍵。
  然而入耳的卻是文佑恭有些喘氣的聲音:「小然……」
  田然岱愣了愣,下意識脫口而出:「你不是討厭我了嗎……」
  「怎麼會?」文佑恭喘過氣了,輕笑了一下。
  「你剛剛不是都沒回我短信……我以為你討厭我是基佬了。」田然岱委屈的憋了癟嘴。
  「怎麼會……」文佑恭輕嘆了一聲。
  「……」田然岱憋了癟嘴。
  「剛剛我手機沒電了,一下子黑屏了……酒店裡面的電話又只能打內線,我只好跑出來找了個公共電話打給你。」文佑恭溫柔的說。
  「原來是這樣啊……」田然岱愣愣的說,怪不得文佑恭沒有回他電話,「那你……沒有討厭我吧?我、我是個基佬啊……」
  「怎麼會……」文佑恭笑了笑,「我也是基佬,沒資格討厭你。」
  「……啊?」田然岱一下子愣住了。
  「嗯,我特地跑下來打電話給你就是為了告訴你……這麼巧,我也是基佬。」
  田然岱徹底愣住了,呆毛翹了翹。
  「而且可巧的是,我也沒有男朋友……既然你也沒有,不如你考慮一下我看看?」
  田然岱愣了半天,憋出一句話:「你這是在求包養?」
  「不,」文佑恭溫柔一笑,「我是想圈養你。」

☆、⑥

  田然岱愣了愣,頭上的呆毛甩了甩。
  「考慮得怎麼樣了?」文佑恭溫柔的笑著說。
  「可……可是……」田然岱糾結的伸手揉著頭上的呆毛,結結巴巴的說,「我們不是才……才剛剛見過面嗎……你怎麼會……喜歡我的……」說到最後,田然岱的聲音已經小得聽不清了,他的臉紅紅的,耳朵熱熱的。
  雖然和文佑恭在網路上交流也已經有一年了……不過那只是網路上的交流而已啊,他們在這之前甚至連對方的長相姓名都不知道,文佑恭有可能在只見過他一面的情況下喜歡上他嗎?
  「……你不喜歡我嗎?」文佑恭的語氣有點失望。
  「喜歡……」田然岱下意識脫口而出,等到他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的時候,他的臉騰的一下子就燒了起來,連忙結結巴巴的補充:「……也不是,總之,我們不是才見過一面嗎,我根本不瞭解你是個什麼樣的人,你也不清楚我是什麼樣的人啊。」
  即使在網路上和文佑恭相處得很愉快,不過也僅此而已……他們在現實當中完全是陌生人,如果不是這一次偶爾的交集……也許他們永遠都只是即使走在大街上擦肩而過也認不出對方的陌生人而已。
  「……」文佑恭輕聲笑了笑。
  「……我們根本就不瞭解對方……額,我除了你的名字之外,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田然岱小聲的說。
  「嗯?你不瞭解我嗎……你不是說過,你是我的腦殘粉嗎?」
  「……咦?」田然岱愣了愣。
  「你不是說過……你是君子玉一輩子的腦殘粉嗎?」文佑恭輕笑著說。
  「……咦?」
  田然岱徹底愣住了。
  等等……
  難道……
  
  難道……
  「你是……君子玉傻媽?」田然岱愣了三秒。
  「……」文佑恭輕笑。
  田然岱拿著手機呆住了。
  謙謙=文佑恭=君子玉傻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果然是個笨蛋!
  明明聽著文佑恭的聲音那麼熟悉,卻從來沒有想到……文佑恭會是君子玉傻媽!
  「君子玉傻媽?」田然岱拿著手機呆呆的問了一遍。
  「嗯。」文佑恭溫柔的回應,「我一輩子的腦殘粉……你好。」
  田然岱臉一紅,耳朵一熱,下意識就把手機給甩了出去。
  啊啊啊啊真的是君子玉傻媽!
  他真的是笨蛋!
  他果然是個大笨蛋!
  居然連傻媽的聲音都聽不出來!
  而且文佑恭的手機鈴聲就是《我才不是天然呆呢》的ED了啊!這麼明顯的細節為什麼他從來都沒有想過,還傻乎乎的以為文佑恭只是君子玉的腦殘粉而已……
  他果然是個大笨蛋。
  
  田然岱又呆了一分鐘,終於反應了過來,他連忙撲上床撿起被甩到一邊的手機,「傻……傻媽,對不起剛剛不小心把手機甩出去了……太激動了對不起對不起……」
  「不是說了不要再說對不起了嗎,你永遠都不必和我說對不起,」文佑恭溫柔輕笑,「……你的反應果然很呆呢。」
  「對不……不是,其實我平時沒有這麼呆的……」田然岱委屈的癟嘴,怎麼一個兩個都說他呆……其實他也沒有那麼呆吧……只是偶爾……
  而且這次只是因為,見到傻媽太激動了啊……
  那可是君子玉傻媽啊……
  「嗯,我相信你,」文佑恭笑著說,「那現在你考慮得怎麼樣?」
  「考慮什麼?」田然岱呆呆的問。
  「考慮要不要被我圈養啊。」
  田然岱拿著手機,臉熱熱的。
  君子玉傻媽在和他說……要圈養他呢……
  田然岱的小腦袋騰地一下炸了,只有一朵朵具象化的粉紅色蘑菇雲。
  他頭上的呆毛抖了兩下,然後陣亡了。
  「好……」
  田然岱整個人處於飄渺狀態。
  
  「唉,真傷心呢,」文佑恭笑著說,「文佑恭的話就要考慮一下,君子玉的話就直接答應了嗎……所以你比較喜歡君子玉而不是文佑恭嗎?」
  「不,不是,」田然岱紅著臉說,「文佑恭也喜、喜歡……不過君子玉傻媽……我是君子玉的腦殘粉嘛……」
  在網路上叫囂是某某人的腦殘粉畢竟和親口對那個人說自己是他的腦殘粉不一樣……田然岱說到最後臉都快紅爆了。
  「嗯,腦殘粉你好……那我現在算是圈養成功了嗎?」
  「……嗯。」田然岱低下頭,微不可聞的應了一聲,耳朵紅紅的。
  
  「但是……」田然岱忽然想起什麼,「那二貓呢……你們不是、不是官配嗎?你們不是在一起的嗎?」想起這個,田然岱語氣忽然低落了。
  手機那頭的文佑恭語帶笑意:「我和他在一起了?我怎麼不知道……」
  「可是……大家都這麼說啊……」田然岱伸手撓了撓呆毛。
  文佑恭嘆了一口氣:「大家都這麼說就一定會是真的嗎?不是經常有人在微博上說某某死了嗎,大家都這麼說啊,可是到最後那個人不是還好好活著嗎……」
  田然岱撓了撓呆毛:「這麼說的話……你們不是一起的?」
  「我還是比較喜歡天然呆。」文佑恭輕笑。
  
  田然岱又呆了呆,三秒鐘後,他反應過來。
  天然呆是諧音,就是田然岱。
  反應過來之後的田然岱臉又紅了。
  
  「不早了,快睡覺吧。」文佑恭溫柔提醒。
  田然岱臉紅紅的嗯了一聲,小聲的回了一句:「你也是……晚安。」
  「晚安,明天見。」
  「明天見……」
  直到田然岱放下手機,他的臉還是紅紅的。
  只不過是打了一個電話的時間,他就有了一個男朋友。
  嗯,他也被成功的……圈養了。
  好、好害羞。
  
  田然岱把自己的頭埋在枕頭裡,然後用被子捲著自己,在床上滾了幾圈。
  爬起來之後的田然岱呆毛淩亂,但是睡意卻一點也沒有了。
  最後田然岱忍不住用手機上網刷微博,卻正好看到君子玉新發的微博。
  
  CV君子玉:#圈養天然呆的正確方法#成功圈養到一隻天然呆,正確的方法是在他低落的時候溫柔的治癒,時不時的給他順順毛……以及用各種各樣的甜品與美食去誘哄^_^
  
完結

tag:短篇 雨田君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