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記合同 by 深海長眠

2017-05-09 00:17
ミ☆我要吃肉 0
肉香好看但是好短啊!!!!根本看不夠(敲碗

文案

ABO肉,叛逆O,美人A。短文一發完。為狼盟新年刊寫的。




郊區某豪華別墅內,兩個男人面對面坐在客廳奢華的真皮沙發上,右邊一身定制西裝的男人叫趙悅,姑且算是這幢別墅的主人——反正這件事一過,這幢別墅肯定是要處理的。今年30歲,一個omega,雖然不管是他高大的身材還是銳利冷峻的面部線條看起來都和Omega無緣,反而更像一個出色的Alpha,但他確實是一個Omega,老天有的時候就是會搞點讓人憤怒的小錯誤!
"這孩子會成為一個優秀的A"這句話從他懂事起就圍繞在他身邊,伴隨著羡慕的目光。他、他的家人對此毫不懷疑,因為他擁有最好的Alpha外表。ABO雖然要在成年二次性別分化後才能區分,但Alpha明顯從小就比Omega和Beta優秀,這從外表上就能區分。
很可惜,16到18歲正常亞性別分化的年齡段,趙悅沒能如大家所願分化成一個Alpha,不過沒關係,有得人分化的比較晚,醫生這麼安慰他。他信了,沒有理由不信,他比同齡的Alpha朋友更英俊更優秀,更討Omega們喜歡。
這個安慰醫生一連說了五年,25歲之後,趙悅就沒再去見過那個醫生。他沒能分化這就證明他是個Beta,是有這樣的Beta的。成為一個Beta也好,總比分化成一個Omega好,趙悅告訴自己。但心裡總歸因為沒能成為一個Alpha而遺憾。
雖然成為了一個Beta,他依然是最出色的那一個,依然比絕大多數Alpha出色,他順利擊敗花孔雀一樣的Alpha哥哥執掌公司,公司的那群元老對他俯首貼耳,在成績和權利面前,誰還記得他是一個Beta!
直到28歲,他清楚的記得那是一個悶熱夏日的傍晚,沒有一絲風,雷雨在頭頂醞釀。他站著家裡的陽臺上,喝一瓶72年的勃蘭特,那天他一整天都處在口渴狀態,喝了很多水,下班後口渴仍然沒有得到緩解,就開了這瓶平常沒有時間喝的酒。酒還沒喝一半,他就吐了,完全沒有來由的,吐的很狼狽,接著就是腹瀉。他以為是普通腸胃問題,吃了藥。那天晚上他沒吃晚飯,沒有食欲。
睡到淩晨三點,他被熱醒,皮膚上都是汗,床單黏黏地貼在身上。醒過來的瞬間他就覺察到不對勁,他不是因為溫度變化而產生的普通生理反應,而是燥熱,由身體內部散發,熱血沸騰,充滿性欲。他的身體莫名亢奮著。
這種情況很少見,他不缺女伴,Omega女友並未因為他是個Beta而離開他,他們性生活和諧,總能滿足她。而且他一般早上才會興致較濃,這種半夜三更,他沒有經歷過。當然是開始擼,連擼了兩發,小弟基本不會軟下去,饑渴的挺立著,渴求自己的手。第二發結束的時候,隨著精液射出,他的後穴竟然淌出大量液體,熱烘烘在他大腿間流淌,他第一反應是腹瀉失禁,隨後猛然意識到房間裡充滿了某種陌生的香味;信息素的味道;Omega的信息素;他的味道;他是個Omega!
這是個惡夢!
不管他如何不願承認,從那天起,他成為了一個Omega,28歲才分化的可憐的Omega,別的Omega在他這個年紀已經生了孩子一堆,而他還在學怎麼使用"抑制劑",所以說老天是個得了"老年癡呆症"的智障!不過也還的感謝"他"的間歇性失憶,沒讓他十八歲就分化然後被某個渣滓Alpha搞大肚子生一堆小孩,那樣話他絕對要擰斷那個不長眼打他屁股主意的傻瓜的脖子!
婚姻、家庭,在成為Omega後他已經放棄,哪怕是最溫柔的女性Alpha,都渴望用陰莖征服Omega,讓他們生下一個又一個孩子,這是Alpha的本能。而他絕對不想成為那個圍著Alpha雞吧跳舞的Omega。他不想被Alpha壓在床上操,不想在發情期顫抖的渴求他們的雞吧,不想被他們的精液灌滿子宮,更不想生下一大堆討厭的小操蛋!這種事想想都不可能!
而他的Omega女友,在得知他成為一個Omega後第一時間後便和他分手了,一個自愛的Omega是不會和另外一個Omega上床的。
不婚,這本來沒什麼問題,沒人敢催他,金錢和權利賦予他這項特權。只是在使用“抑制劑”近兩年後,抑制劑失效了。還是那個討厭的醫生,檢查後告訴他,某個特殊的遺傳基因使得抑制劑失效。趙悅多麼希望這次這個庸醫依舊是錯的,就像那愚蠢的五年,但很不幸,在最近的發情期,明明服用過抑制劑他卻還是差一點爬到Alpha助理的大腿上去之後,他不得不尋求解決方法。
還好,他有個朋友,從小一起長大的那種,開了一家俱樂部,私底下還提供某種絕對不能上檯面的服務:一個Alpha和她(他)的標記。面向趙悅這種只需要標記來壓制發情期或其它什麼亂七八糟,而不想要婚姻的有身份的Omega。只需要一點錢。而且安全,這年頭,安全最重要。沒人願意哪天一個落魄的Alpha出現在自己公司主張權利,雖然法律不會保障這種未經登記的標記關係,但總歸麻煩。而選擇這家俱樂部的服務則完全不必有這擔心。

燈光照在插著黃色玫瑰的水晶花瓶上,映出對面年輕男子俊美的容貌,他長了一雙女人般美麗的眼睛,如果忽略他的性別,絕對能用傾國傾城形容。這就是俱樂部為他安排的Alpha。趙悅在心裡問候齊源的祖宗。他要一個女性Alpha,胸大腰細膚白的那種,而不是一個胸平腰細膚白比女人還漂亮的男Alpha。出於某種趙悅自己也說不清的心理,他希望自己後面的第一次能給比自己年齡稍微大的溫柔姐姐,而不是被一個粗暴的Alpha幹成肛裂。
不過,現在換人大概已經來不及了。他的發情期已經開始。大廳開始充斥木香的花香,他的資訊素的味道。對面的Alpha明顯聞到了,窘迫的換了下坐姿,雙腿交疊,大概是避免受到影響而勃起。
水晶花瓶旁放著張支票,三百萬,二十四小時。三百萬買個“安全”對於趙悅來說很划算。
“我們來說下規矩。”趙悅開口,趁著股間還沒熱浪洶湧。他有自信就算發情期完全開始自己也不會對著這個美的浪費的Alpha跪下去,他服了藥。現在科技這麼昌明,Alpha資訊素和雞吧主宰一切已經成為過去時。就算是發情期也能在藥物的幫助下保持清明,趙悅認為這個很重要,不然只知道交配的人和動物有什麼區別?
Alpha抬起那雙女人似的眼睛看著他,抿了抿嫣紅的唇,輕聲說:“霄然,我叫楚霄然。”
連說話聲都這麼娘!為什麼這麼個挨操的貨是個Alpha?而他這麼儀錶堂堂卻得被操屁股?!老天真他媽不長眼!肚裡腹誹,臉上自然不好看,楚霄然被趙悅盯得心裡一陣發慌,不知哪裡出了問題。一緊張,資訊素就散發了出來。
濃郁而冷冽的氣息潑面而來,趙悅差點嗆到,呼吸一窒,下面像開了閘似的,熱浪爭先恐後地湧出,瞬間將內褲西褲統統濕透,真皮沙發不吃水,無處可去的熱液順著兩條褲腿往下淌。趙悅感覺到它們濕透襪子灌進鞋子裡,沒來得及流進鞋子的都淌到了地板上,在他雙腳邊積成一灘。同時木香的香味更為濃郁,仿佛是為了呼應Allpha的氣息,而在客廳中翻騰。
滴答的滴落聲兩個人都聽到了,楚霄然漲紅了臉,眼睛在花瓶和支票間遊移不定,不敢看趙悅,他的褲襠已經撐起。趙悅瞪著眼睛,坐的筆直,不敢相信被被楚霄然資訊素擊中的那一瞬間他竟然全身麻痹!某種類似性高潮的快感瞬間鉗住了他的大腦和身體!不,在以往的性愛中他從未感受過這麼強烈的性快感,強的簡直可怕!
心砰砰跳著,趙悅發覺自己竟然在回味剛才的快感,趕緊把脫韁的腦子正回來。
“你的名字什麼的不重要。”舔了舔嘴唇,他怎麼這麼渴?楚霄然的紅唇看起來怎麼那麼像甜美多汁地櫻桃?不對!趙悅趕緊咽下口口水,隨便把無邊妄想也一起嚼碎了吞掉。
“我們繼續剛才的。”
“規矩。”楚霄然介面,眼睛抬起來看著他。見鬼,他的瞳孔怎麼那麼濕?他是不是在害羞?難道他是第一次做這種工作?不知為什麼這想法讓趙悅挺開心。嘴唇剛翹起,就突然回過神來,他開心個屁!今天是他要被人采菊花,又不是他采菊!
見他笑容還未展就又板了臉,楚霄然不知自己哪裡自己又做錯了,只得又低下了頭。趙悅是個很英俊的男人,魅力非凡。只是今天晚上一直沉著臉,讓人有些琢磨不透。
咳了一聲,趙悅提出第一個規矩,“我說痛你要立即停下來!”這個很重要,雖然被采菊疼痛不可不避免,趙悅也沒指望這次能留下個美好記憶什麼的,但總希望不要那麼難受。
楚霄然點頭。他不是粗暴派的。
“第二條規矩,你擼,擼到快射了再進來,進來就射,射了就咬,咬了就鎖結,知道嗎?”趙悅提出第二條規矩。
聽到這個匪夷所思地傲慢要求楚霄然猛的看向趙悅,淩厲的眼神令趙悅心神一凜。眨眼間楚霄然笑了一笑,溫順的說:“好。”
這一笑真當是驚豔,猶如春風拂面,萬千春花瞬開于一瞬,趙悅看得幾乎愣了,生平第一次一個人的風情可以美的讓他入迷。這麼看來齊源還是很瞭解他的喜好的。而那個轉瞬即逝的冷酷眼神他只當錯覺。
難耐的移了移被濕透的褲子裹住的雙腿,趙悅發現自己也勃起了,不知是剛才楚霄然釋放出資訊素時就勃起了呢,還是受他風情萬千地一笑魅惑所致。
“叫我霄然吧,”楚霄然微笑,聲音低低地柔和而動聽,“我叫你什麼?悅?阿悅?小悅?”
“悅。”神差鬼使的,趙悅挑了這個稱呼,只因為楚霄然說“悅”字時唇形非常漂亮,像微笑。

透明熱液源源不斷地從趙悅後穴流出來,順著兩條結實有力的大腿蜿蜒。趙悅全身赤裸,坐在床邊上,同樣一絲不掛的楚霄然站在離他不足一米的地方雙手握著陰莖打飛機,柔和的木香香味和冷冽清澈的睡蓮的花香混合著充滿了整個臥室,濃的化不開。
趙悅本以為楚霄然是消瘦形的,沒想到脫了衣服後肌肉也不少,只是同樣的肌肉到了他身上就是結實堅韌,到了楚霄然那裡就是優美流暢。趙悅再一次歎息老天不公,把他們生錯了性別,如果他是Alpha,楚霄然是Omega,那才是美事一樁,他一定要把這個尤物壓在床上狠狠幹個三天三夜,用精液灌滿他,讓他生下一堆有他那樣眼睛的孩子。
耳邊響徹著啪嗒啪嗒地聲音,那是楚霄然在努力,趙悅自己也勃起著。他不太上心的握住自己擼動,眼睛盯著面前紫色紅的巨大陽物,著迷的看著它濕潤的孔洞裡滲出透明黏液,是滴非滴,覺得自己的後穴蠕動的更快了。
好想吻上去……
Alpha的陽物勃起後巨大無比,趙悅本來對自己的充滿信心,今天和楚霄然的一對比,才知道什麼叫做打擊。不知道是楚霄然天賦異稟還是Alpha都擁有這麼一個可怕的怪物,楚霄然這個紫紅色的東西大的簡直不成比例,真不知道是怎麼掛在那纖細的腰下的。
“……悅、悅。”楚霄然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趙悅被眼前的東西嚇了一跳,他居然在不知不覺中湊近了楚霄然的傢伙,鼻尖都快頂到那個孔洞了,雄性的氣味直灌鼻腔。操!趙悅像被燙到一般,趕緊後退。
“悅,我好像……你能不能幫我一把?”楚霄然充滿情欲的請求,喘息低低地。趙悅習慣性的皺緊眉,想要拒絕,但視線一接觸到楚霄然濕潤的瞳孔話就說不出來了。楚霄然不僅瞳孔濕潤憐人,白皙的臉頰上也染上了嬌豔的紅暈,甚至連眼角也飛起一抹……絕色!趙悅的腦子裡瞬間就飛起這兩個字,完全忘了去拒絕。
手握住滾燙、沉重的東西,“怪物”真是貼切的形容,大的一隻手幾乎握不住。碩大的頭部後面有個奇異的器官,進入Omega的子宮後這部位將會膨脹,成為“結”,緊緊鎖在子宮口,不讓Omega離開,以確保Alpha的精液成功令這名Omega受孕。被“結”鎖住的Omega,除非將子宮和直腸扯出來,否則逃不開。真是極度野蠻的“裝置”,但高效。
看著這個巨大的怪物,趙悅不禁打了個寒戰,他無法想像這東西能夠進入自己體內,大小懸殊太大,肯定是進不去的……
“別怕……”仿佛是看出他的恐懼,楚霄然在他耳邊輕聲安慰,睡蓮沉靜的氣息溫柔的撩撥著趙悅的感官。
不怕才怪!他後面可是連自慰棒都沒用過!
趙悅幫忙沒多久,楚霄然就進入了狀態,“可以了。”他急促的說,推趙悅上床。
雖然不悅,趙悅還是順勢上床,翻身背對,胸口貼在床單上,抬高臀部,擺出接受的狀態。反正逃不過這一劫,況且也是為了今後的高枕無憂,就……忍吧。
床墊彈動,楚霄然也挪動到了床上。
趙悅閉上了眼,感覺自己在顫抖。
床單摩擦的聲音,移動帶來的輕微氣流掠過趙悅光裸的脊背。趙悅覺得冷。
楚霄然在他身後停了下來。
該死的Omega性別!在楚霄然近來咫尺的強烈喘息中趙悅突然非常悲傷,強烈的憤怒、痛苦、不甘、羞恥讓他幾乎流下眼淚來。
為什麼他要遭受這一切?
一隻滾燙的手突然貼上他右腰側,趙悅驚的幾乎跳起來,楚霄然眼疾手快的按住他的背把他按在床上。
“對不起,對不起。別緊張。”一連串的道歉與安慰,卻絲毫不放開在背上施力的那只手。
身體壓了上來。
趙悅感覺到楚霄然炙熱的體溫,一個Alpha的體溫,他顫抖的更厲害,與此同時,後穴有一股熱流淌出,撲簌簌打在床單上。
“真漂亮……”身後楚霄然沉沉的說,與他剛才的輕柔色調完全不一樣,趙悅思緒紛亂,不確定楚霄然是不是真的說了話。
“這就給你……”這下清楚了,確實是楚霄然在說話,低沉的嗓音,充滿情欲。趙悅覺得害怕。
楚霄然的手抓住了他的屁股,某個燙的驚人的物體貼上他潮濕的人口。
“不要!”他驚恐的大喊。
那東西貫了進來,激烈的疼痛,趙悅聽到自己的慘叫,原來他也能叫的這麼大聲。

“呃、啊、啊……”床上,趙悅聳動著,隨後身後人的動作喉嚨裡發出無意義的聲音。側在枕頭上的臉滿臉的淚水和汗水,眼睛和嘴都張得大大地,口水不斷溢出唇角,他像是已經失去意識,只是機械的回應主宰他身體的那個Alpha的動作。
楚霄然違法了約定,進入他身體後沒有馬上射精、鎖結,標記他。
已經過了多久,趙悅不記得,只記得進入的最初他疼得差點昏過去,好不容易適應一點,卻發覺楚霄然根本不是射精而是做起了活塞運動,他又羞又怒,破口大駡過,威脅過,掙扎過,扭打過,也哀求過。但是楚霄然一聲不吭,堅決的用他巨大的Alpha陰莖一次次的操開他,每次都捅到子宮口卻不插入。
“求你……”楚霄然聽到趙悅低不可聞的聲音。
“求我什麼?”楚霄然低頭親吻趙悅的唇角,趙悅頭髮散亂之後看起來比梳理整齊時年齡小了好幾歲。
“插進去……”Omega淒慘的蠕動嘴唇,吐出任何一個Alpha都無法拒絕的哀求,“用你的精液灌滿我的子宮,灌滿我,讓我生下你的孩子!”眼淚大顆大顆滾出眼眶,趙悅悲慟而絕望的哀求著體內的Alpha,“求你,讓我生你的孩子!”
“真是動聽!”楚霄然臉上紅暈更濃,面孔豔麗的仿若三月桃花,Omega的哀求讓他的Alpha本能無比滿足,拉高趙悅被體液糊的一片狼籍的臀部,在他的尖叫聲中狠狠插進去!
“太滿了!”趙悅直著喉嚨嘶吼,表情似哭似笑,配上不斷湧出的淚水詭異萬分。雙手撕扯著床單,想要逃離,屁股卻高高撅起,迎接Alpha的鞭答。
楚霄然沒有騙他,插進了他的子宮!寂寞良久的Omega子宮欣喜若狂地迎接Alpha陰莖的到訪。被硬生生插入子宮痛的像快要死了一樣,Omega本能卻無比滿足。
趙悅哭哭笑笑,淒慘萬分地讓楚霄然一次次捅開他的子宮,一次又一次讓本能把他的自尊碾成粉末。楚霄然滿足的看著雌伏在身下的趙悅,俯身舔去他脊背上的汗珠。趙悅強壯而充滿力量,不管外在還是內裡毫無一絲Omega的柔弱,他甚至比大多數Alpha還要強悍,能擁有這樣的Omega,讓楚霄然激動不已,他甚至不惜違反預定,只為徹底征服趙悅。
不管趙悅如何強大、優秀,他內在的Omega本能註定他渴望被更強大、更優秀的Alpha佔有,而他,正是能配上這個強大Omega的最好的Alpha!
直起身,楚霄然知道自己快要結束,他要抓緊最後的時間享受趙悅的身體。他們連接的部位契合的天衣無縫,原本他以為趙悅小巧的後穴接受不了他,畢竟對於使用後穴接受的男性Omega而言,第一次總是特別艱難,初夜失敗送醫的案例每年總會出現,而且趙悅也已經過了柔韌度最好的年齡段。進入的過程確實不能算是個美好的回憶,趙悅痛的慘叫,他也好不了多少,幾乎以為會斷掉,好在在激烈的喊叫和咒駡中趙悅還是筋疲力盡地接受了他。看著此刻被他撐的平滑無比的菊穴,楚霄然不由感慨。他們果然是天生的一對,如果他再大一點,趙悅毫無疑問會被撐破;如果小一點呢,將無法徹底滿足他,特定的鑰匙只能配特定的鎖!
臨近結束前不要命似的撞擊,趙悅叫的幾乎要死過去。狠狠地捅進他的子宮,頂住了,腳尖抵在床單上,像瀕死的掙扎一樣,脖子上青筋暴起,脊背拉的像張隨時斷裂的弓,拼盡全力只為把最好的給身下的Omega!
難以形容的恐怖感覺從身體內部傳來,“不要!”趙悅瘋狂的喊叫,掙扎,他的本能告訴他,如果不快點逃他將失去最寶貴的東西。但被楚霄然牢牢按住了手臂不能動彈。恐懼的淚水蜂湧而出。
“悅!”耳邊突然傳來楚霄然可怕的低吼,同時體內一陣劇痛,Alpha在他體內張開了“結”!
張開的結牢牢鎖住子宮口帶來激烈痛楚的同時快感強的仿佛一場毀滅,趙悅雙眼一翻,前放射出大量精液,昏了過去。而緊緊鎖在他體內的楚霄然的巨大陰莖也同一時間射精。Alpha的精液數量非常可怕,首次射精量就能灌滿並撐開男性Omega的子宮。男性Omega的子宮和女性Omega的子宮不同,發育並不完整,而Alpha的精液可以刺激它的發育,這也是男性Omega和Alpha的第一次性行為等同於一場另類避孕的說法的由來。
急速灌入的精液撐開了趙悅的子宮,趙悅疼的呻吟,逐漸蘇醒。意識來沒全部恢復,後頸處傳來一陣刺痛,楚霄然的牙齒咬破表皮,刺入腺體,注入資訊素。趙悅掙了一下,安靜下來結束Alpha的標記。他已經被標記了,他的Omega本能非常滿足。從此以後,除非這個Alpha死亡,他將帶著這個標記過一生,血肉骨髓中都烙刻著楚霄然的氣息。而在同一時間楚霄然的氣息中也帶上了這次標記的這個Omega的味道。彼此相融,彼此改變。
“我愛你!”楚霄然在耳邊說。
趙悅皺眉忍受子宮被精液撐開的痛楚,面無表情地側過臉,“我不愛你!”
楚霄然征了征,從Omega資訊素編織成的迷戀感情中清醒。“對不起。”頓了頓他說。
趙悅不說話,小聲抽著氣。楚霄然還在射精,而子宮已經被撐的很大,這真是太疼了。楚霄然沉默的抱住趙悅,讓兩人側躺在床上,這能讓趙悅的負擔減到最輕。兩人鎖在一起還要至少十分鐘,這期間,他將射精25到30次,直到趙悅的子宮大的頂起腹肌,這是個模擬懷疑的過程。結消掉後,趙悅可自行決定排掉精液,或者讓精液留在體內,等身體自行吸收。
首次射精結束,趙悅被漲的不住小聲呻吟。楚霄然從後面伸過手去,貼在他被精液漲的鼓起小腹,以掌心打圈移動的方式幫他按摩,趙悅有些尷尬,但按摩確實能減輕不適就隨他去了。
十三分鐘後,鎖結消褪,楚霄然按住趙悅精瘦的腰輕輕褪了出來。他退的很小心,撐開的子宮口在他滑出的同時便牢牢閉合,關住了精液,但退出穴口時,趙悅依然因為疼痛而呻吟了。
“我去拿塊毛巾。”他俯在趙悅耳邊輕聲說。從他的角度看去,能看到趙悅腹部被他的精液撐出的美好弧度。這對任何一個Alpha來說都是不能拒絕的美景,性感的讓他們想要膜拜。
趙悅沒有動,聽著Alpha的腳步逐漸遠去。他很累,連手指都不想動一下,肚子很脹,腰很酸,穴口感覺被撐的過久已經失去了收縮的能力,老覺得洞口涼涼地,有風在灌進去,現在伸手去摸的話很可能會摸到個大洞。真他媽的該死!
楚霄然還留在這個房間是吧,哼哼,那很好!這個人渣把他搞成別以為能全身而退!而現在,他先要睡一覺……

兩個月後。
“好的,我到了。”飯店門口,趙悅心情不爽的對著電話說。
他媽媽的老同學全家過來玩,媽媽在酒店招待他們,還命令他必須出席。這個電話正是媽媽催他的。“真是的,催什麼啊。”邊咕噥著邊往飯店走。為了這頓飯,媽媽特意幫他準備了這套衣服,新襯衫的領子很不舒服,蹭的後頸癢的要命,趁著四下無人,趙悅伸手撓了撓,撓的時候也摸到後頸上的那個傷痕。
托它的福,這兩個月他一點煩惱也沒有,抑制劑也早丟進垃圾桶。雖然過程是個惡夢,但結果完美。而且他也沒讓那個得意忘形地混蛋Alpha得意很久,一記左勾拳,足以讓那混蛋銘記,另外附送一枚熊貓眼!
雖然在那張漂亮的臉蛋上留下傷痕很讓人可惜,但直到現在想起那個混蛋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趙悅依然火冒三丈。
“對不起,叔叔阿姨,我來晚了。”本來是準備這麼說的。但在看到和媽媽同坐一桌的那個“叔叔阿姨的兒子”,這句話就像雞蛋一樣堵在了趙悅的嗓子裡。
倒是那個兒子主動,紳士的起身,帶起一陣睡蓮的香味。美麗的面孔上掛著暖如三月的迷人微笑,熟悉的聲音充滿磁性,“你好,悅,我們又見面了。”
趙悅一副瞠目結舌地蠢相。

趙悅靠在窗邊打電話給齊源。
“悅少有何吩咐?”齊源愉快的問。
趙悅清了清喉嚨,“你那個俱樂部是幫人解決麻煩的還是’婚姻介紹所。”
“婚介所。”齊源倒也爽快,反正趙悅這麼問肯定是知道了。
“到現在成功了幾對?”吐出口煙,趙悅問。
“267對。”
“你出國玩段時間。”趙悅叼上煙。
“為什麼?”
“因為我要揍你!”
掛了電話,正好那個人洗完澡從浴室出來。
漂亮的男人,一雙眼睛柔媚入骨,長在女人身上必定傾國傾城。右眼上一圈烏青。
他走到趙悅身後,輕輕摟住了他的腰。
趙悅不耐煩的丟開手機,抓住他的頭髮,粗魯的把他扯過來接吻。“你今天晚上給我好好表現!”
“是!”楚霄然低笑。
清新的睡蓮花香溫柔的裹住了霸道的甜蜜木香……
Comment form
Name
URL
Title
Comment
Pass (Edit)
管理者にのみ公開